或許,她以為她是有過鑰匙的
當然,或者更多的可能是她在他門未嚴鎖時溜了進去
但她是不應該自居起來的

於是,在她真正的有了鑰匙
而她已經聽著雨聲的瑽瑢,義無反顧地走,讓自己成為一個漉漉的影子
她(或許以為有)的鑰匙,就這麼平穩地安置在他的几上

回來吧,如果我不在

千劫以後,她已經無法再進入他的屋子了
他們總是站在門前說話,以一種熟悉的生疏

這薔薇,開得真好

她總是吶吶地說,他眼神的海潮並不深
曾經以為,她只要繼續這樣
有一天,她也會拿到真正的鑰匙的

小屋是上了鎖了,
但她卻隱隱約約聽到有一雙柔軟的跫音
絕不會是他的

她沒有去跟他要鑰匙
因為自己給他的鑰匙也只有一半

我們都沒有什麼資格要求對方

小屋裡的他,她忽然很陌生
千劫之後,他的小屋,
應該會更加嚴實了吧

我是你的意外,不是嗎

不會再有意外了,她突然有些疲憊
她動手,
卻緩緩地,將自己的鎖,
拆了



創作者介紹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