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全てを笑い飞ばす强さを持つ男、燕青。”
對所有事情一笑了之,那個達觀堅強的男人,燕青。
“太阳のように笑う彼の頬には、一生消えない伤がある。”
在他擁有陽光般笑容的臉上,卻有著一生難以抹去的傷痕。
“残酷な运命を受け入れるほかなかった、幼い夏の日につけられた伤。”
幼時夏天留下的這道傷痕,見證了那不得不接受的殘酷命運。
“一瞬にしてと夺い去られた幸せの代わりに、もたらされのは、悲しい愿い。”
瞬間被剝奪逝去的幸福,取而代之的是悲傷的心願。
“そして同じ顷、同じく唯一つを愿い、悬命に生きようとする少年がいた。”
那一時刻,另一位少年同樣是為了自己唯一的心願而拼命努力生存著。
“二人の世界がまじわったとき、燕青が燕青になる物语が、幕を开けた。”
當兩人從各自的世界走到一起的時候,燕青自身的故事便拉開了序幕。



(在那極其遙遠的蒼空之上,有風的音律,款款,吟唱)

在灼灼的,赤色的河流裡,倒映的光與幸福
散落,如星子乍然粉碎
於那無窮盡的闃暗,再也無可拾回
無可拼疊

到底,是怎麼樣的際遇,遠方
到底有什麼被注定有什麼被指引
那曳行欲斷的殷色和喘息便止於月華的色澤
(在同時膨脹的是,極其碩大,碩大的悲傷)
生命的絞鍊從此轉折,奔向,
那始料未及的方向

淺深的綠色,草莽
舒朗的風和馴和的月光,以暖意培育
那逐漸萌茁的太陽
(只是 夢魘依然
 如鏽色的影子幢幢
 那一份唯一留存的願望
 持起了那道修長的寒芒
 顫抖,
 卻倔強)

單純,被遠遠地拋在後頭
什麼時候在林間奔躍如麋
什麼黃昏那個白髯親切的人來到
歃血的賭約在黑暗中一次次欺臨侵襲,
一回回被銘刻洗練
等待,實現終於而來

緣份,完成的是誰的生命補全的是誰的缺憾
幽暗的地獄,卻撞見了那最為冷冽的,弦月之芒
互相引渡,或者救贖
朗朗的笑音和清冰的靜寂傳遞著一種稚暖的溫度

反動的風,陰影藏身在夜中,而氣味
屬於血,屬於殺戮
(沒有誰會去尋覓那真相近乎荒唐)
初升的陽和,堅定的弦華
(會是多麼微弱而英朗,那樣的光)
殲滅了深沉的闇
而那小屋中祕密的祈盼
搖晃一如在風裡淚濕的燭光
(那僅有,僅有的,潛藏的溫暖)

(以鮮血立誓,夢魘的賭約)
轉瞬,那陽光
成為永夜的冱寒
所有的言語都噤了聲
然後,空間被狠狠地劃開
只剩詛咒迴盪淒厲如號哭
襲散,
那溫煦而朗的風驟至,撫平因恐懼而顫抖,
那靈魂(那殷色之手,)

弦月,空洞而豔於潺湲之泊(如蝕。)
陽光跌落成雨
於是在黎明未明與黃昏未昏時塑起的,
是那樣絕對那樣明燦那樣信任那樣真實的,情感

(接著或許已經開始盤旋,繚繞成終曲)
安寧的燭光闖入的記憶亙在的溫柔瞬息的諒解一切的一切最後的最後
--那地獄的極深處,還熊熊地火光

(無論那個動詞是遺忘、埋葬,或是釋放)
天空依然明亮風依然清朗
依然有那樣的旋律,在最高最高的蒼茫,緩緩吟唱
而那童話般的約定依然溫柔宛然

陽光,仍然
是那無可替代無能改變的,光芒





【詩後記】
把一篇外傳大綱打到一首詩裡充分表現了詩是精簡的藝術XD
主要是想寫燕青所以和清苑的一些東西都簡單帶了過去
然後因為銀次郎跟靜蘭都用了月亮的意象所以特別把靜蘭寫成弦月
啊啊啊(←無意義呼喊)
打了一節多電腦課(=三週)+一個小時終於把它生出來了
詩真是麻煩的東西
後面跳的有點快而且有點亂請見諒
那麼,就這樣啦


【再後記.之前打的】

跟大姐說想為燕青的外傳打點東西的時候她還猜了小說
「難道是同人文嗎?」
一哂的同時也想了一些東西

如果真的要寫,除了獨白文外,應該就只有原創女角了吧--畢竟不管是靜蘭或秀麗我都不喜歡他們和燕青在一起的感覺
可是這樣就會有私心了,搞不好就會成為像之前與大姐說的,不是很喜歡的自我投射女角
很多原創女角往往都會被賦予一些與眾不同的身份
不管是絕美的外表、顯赫的地位、暢達的文采或驚世的武藝(這稍微少一些)
甚至,是讓男角一見傾心的能力
條件有時根本優渥得太超過不說,我真的不是很喜歡”一見鍾情”的設定
那樣產生的感情,會讓我覺得匆促的很虛假

當然,我不得不承認原創女角必須要有一些特別的東西,否則配對是很難成立的
對彩雲來說,搞不好更是如此
除了那些男生本身大多都是有外貌有才能甚至是有權力的人物
女角也還有身為第一女官吏的秀麗、擁有藍家身份俊麗的十三姬、婉溫達禮的珠翠、傾城豔美的蝴蝶等等
做為原創,如果不是和配對有很深的淵源,在沒有特殊條件下,壓根不可能成為配對
如果我真的要寫,我相信有些窠臼我還是無法掙脫的

但如果真的要設定一個,燕青文的原創女角
我想我會盡量避開外顯得像是神人般的設定
面貌只要清秀就好,笑起來要乾脆但是乾淨
不必有絕頂的武技,但因為是和燕青在一起,我會希望她不是個弱不禁風的女子
不必出口錦繡,但是如果添加了私心,我會希望她是棄繁瑣的經書而習詩經楚辭
(突然想到先前在說燕青的詩文不行時對大姐的衝口而出「我可以教他啊」而失笑)
至於家世,在不想要出現什麼”先前在茶州的牽扯”的情況下,如果再私心一點,我會把她設定成隼凱的族孫女--一個和燕青幾乎隔得很遙遠的設定--但我是絕對不會出現一見鍾情的

原創文,燕青其實很好追也很難追
因為他沒有什麼太固有的條件
好比絳攸可能需要禮儀、文采,以及對未來的毅力
楸瑛在某方面來說還是會出現外貌這個選項的
龍蓮會需要能了解52度的他的人
鳳珠當然(至少)要能理智地面對他的面容
(可是好像很多人都看過也沒怎樣的說)
但燕青並沒有

總而言之,真的要寫的話這個坑對我而言搞不好不比大姐的霧籠江萍小
所以現在還是想想,擱著就好吧
(炸)



【再再後記.這是現在寫的】

結果果然還是寫了,而且果然很私心的讓她成為宋家的孩子
(沒辦法如果成為縹家的孩子我想我的麻煩會更大= =)
名字基本上還是會沿用之前那個(←腦力枯竭),

宋沁華
(其實看起來挺漂亮的XD)

基本設定是一個用鞭的女孩子,喜歡詩經楚辭特別是九歌
(嘖嘖真是私心的設定)
寫了一點後發現時間是個很大很大的難題
第一個選擇就是時間點擺在第一部到第二部,問題就是照原劇走很麻煩而且還有龍蓮影月香鈴珀明......
第二個是跟大姐一樣,接在珀耀黎明後寫

不寫這個的話一個原因是會跟大姐的霧籠江萍撞到,另一個是我討厭安排詭譎的政治鬥爭
今天試探性地去看了一下珀耀黎明(只看了序和章一上)
話說...皇毅那個傢伙說要燕青進御史台的口吻真是讓我覺得很恐怖
是說還有一個疑問就是,燕青既然進御史台了那他還要不要考國試啊

真是的,(抓頭)
總覺得替自己挖了一個可以跳下去自盡的坑囧
而且文的名字我也還沒想到= =
所以現在暫時停留在跳脫時空的手稿階段吧
(炸)



創作者介紹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花落涅槃
  • 感想一:怎麼還是那麼多括弧
    感想二:詩我大概寫不出來的
    感想三:是的,請加油
    感想四:閱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