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ssanone布列瑟農(Matthew Lien)


Here I stand in Bressanone

With the stars up in the sky

Are they shining over Brenner

And upon the other side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I must go the other way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Whoa,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Now the clouds are flying by me

And the moon is on the rise

I have left stars behind me

They were diamonds in your skies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I must go the other way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Whoa,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會找上這首歌真的是很奇妙的機緣(?)
話說一開始在鋼琴小棧看到曲名很有興趣就點了
邊聽邊寫作業,卻覺得愈來愈躁動
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心中驛動喧囂著
”不行......再聽下去我就不用讀書了”
(編:這其實是妳的問題吧= =)
於是動手跳了歌

工作告一段落後又聽了,還是有那種讓我心靈鼓譟的感覺
不知道是馬修連恩的歌聲太有渲染力還是配樂還是什麼
有種很難過卻又很蒼茫的感覺

於是去找了這首歌的歌詞,卻意外發現了這首歌專輯的資訊和一些東西
馬修連恩的那張專輯,狼,Bleeding Wolves
是他們音樂小組為了北美育空河域(突然想到育空領地,之前好像還說過塞壬很適合丟那裡)面臨人類屠戮的狼群所譜下的壯烈史詩

(以下是引用文字)

馬修.連恩在1995年的《狼》專輯,用音樂記錄著:在原野上被人們大量屠殺的狼群的故事。當時的加拿大地方政府,施行了一項名為「馴鹿增量」的計劃,為了達到目的,必須大量捕殺狼群,為此,馬修與三十位音樂工作者,以二年多的時間製作《狼》,想要傳達出對「自然」、「生命」的愛,它也包含了對人類某些行為的質疑。
馬修說:「對於這個可怕的災禍,我們僅能以高音薩克斯風(音樂),紀錄無奈與悲傷的心情。從來沒有一個環保議題,影響我如此深刻,《 Bleeding Wolves 》就是人類一手摧殘自然的最好寫照。」
——因為人們的蓄意謀殺,狼被迫遠離家園,必須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夥伴、愛侶,倒臥在血泊之中。

而在《狼》的專輯封面,寫著這樣的語句

狼群目睹著同伴
斷氣在人類槍下的身影
牠們的眼神中
沒有恐懼,只露出一股沉靜
那是原野上的傲氣
天生的野性
在原野還能奔跑
血液尚未流盡之時
回首凝望
無法舔舐同伴的鮮血
就帶著牠的靈魂浪跡天涯

(以上)

馬修連恩擁有著印地安的血統,
這讓我想到每次看眼眶都會潮濕的那篇印地安酋長宣言
很無奈,很悲傷
他們試圖想要讓世界知道一些什麼,
卻又徒勞得那麼淒涼,像大草原上惶惶的落日,連光芒都提早有了入夜的冰寒

這首歌的歌詞很簡單,所以暫時不打算翻譯了
難得地,這是一首會讓我那麼難過的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斐沂 的頭像
斐沂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