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 退出聯合國

「灣兒!」
少女沒有回頭,自顧自地走著。披落的,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烏色長髮,起落在異國的風裡。
「灣兒!」
王耀又喚。
這個妹妹……他真的不想和她隔了二十年的再見,會是這種情況。
少女沒有停步沒有偏頭,彷彿他叫喚的是另一個人。
他終於忍不住衝了上去,將她扳過身。
「灣兒!」

灣曜石的眸變了變,隨即澱下驚慌。
「王耀,我是小灣。」
語氣平和,國際禮貌的笑意──王耀突然覺得被狠狠地絞了一下。

「灣兒,回家吧,跟我回家……」
抓住她一直以來自立自強而有了薄繭的手,用自己更加寬厚的手包覆住,王耀急切地道。
「日子都過去了,主席會讓我們回到那個純樸的年代……」
王耀隱隱感覺少女在他手心收了拳。他看向灣,她的表情似乎在平靜中竭力隱忍著什麼,是快哭了嗎?自己……嚇到她了?
然而,這是他難得能驕傲的地方──雖然他每每因此而心疼──她是個堅強到近乎倔強的女孩,但是她的眼淚,卻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他。
王耀放緩了語氣。
「灣兒,我們一起回去吧。」

少女輕輕地晃了晃首,驀地,自他微微放鬆的手中向下將自己的溫度抽離。
「……灣兒?」
灣躲開了他的視線,右手遙遙指向海的另一邊,亞細亞的方向。
「你看到了吧。」
她的語氣堅定,卻縹緲,恍如海上的煙雨。
「唔,什……」
「廣東,陸軍第41、42集團軍,空軍第7軍;59式坦克、東風1、2彈道飛彈、強5攻擊機、殲擊6型戰鬥機……」
她的口吻平淡地像只是單純地道出一串名詞,王耀的心卻凜了起來。但他保持緘默,不問她為什麼知道,因王耀明白自己也能清楚地背出她家的沿海軍備。
這就是他們的關係了嗎?
只能夠……是這樣的關係嗎?
王耀猛地想起那個在自己懷裡哭泣的她,無來由的悲哀起來。

沒有數完──也沒有必要數完──灣停了話,看向王耀,望入他和自己一樣美麗而堅忍的眸子,開口。
「王耀,我們、不,你,和我,都已經回不去了。」
不會再回頭了吧。
灣忽地為了自己無端冒出的想法感到心底微微的悲涼。
然後她抽身,走開,再也沒有回頭。



──是不是先說不見的人傷得就比較不會那麼重?
灣盯著闖入自己房間的阿爾弗雷德修長卻健朗的背影,想起了和他,和亞瑟相聯的那些歷史。
「怎麼妳看起來這麼置身事外啊,小灣。」
阿爾弗雷德呼了一口氣,趴在飯店的窗欄上,俯瞰室外明亮綿延的紐約夜色。
連日來的議案讓他有些疲憊,不管是在大會上面對王耀的力爭和伊凡勾心鬥角的偏袒,他始終都試圖要保留下她的位置,無所不用其極。
亞瑟難得地沒有反駁,法蘭西斯則是對他露出惡劣的警告笑容。
「這本來就不關我的事吧……這個位子,本來就是王耀的,不是我的。」
本來自己徹頭徹尾地,就只是……自家上司想要的從來也都只是王耀,她只是個附帶的助力。
灣抬起頭,卻還在思緒裡半浮半沉。

「或許吧……欸,小灣,」
話在舌間轉了好幾轉,還是被說了出來。
「妳要不要去和妳上司說說看,乾脆給妳一個名字。」
阿爾弗雷德迴過身,熱切而認真地道。
「嗯?」
「只要妳提出來,我這個世界的Hero是一定會挺妳的唷,伊凡那傢伙我會讓他閉嘴的!」
「F。」
她向著他,搖了搖頭。
她很清楚,自家上司是絕不會答應的。至於自己、自己……
「難、難不成妳想回王耀家?」
雖然這樣事情就會很好解決,但是──阿爾弗雷德也摸不清──總覺得他不太喜歡這樣的結局。
聞此,灣睨向阿爾弗雷德,受不了地吐氣,還是搖了搖頭。
那穿著烈紅如燄的衣裳,寫著自己不懂的、毫無美感的文字的王耀,她不認識!

「小灣……」
阿爾弗雷德搔了搔頭,困惑地皺眉。
「妳這樣到底是……」
灣再次搖了搖頭,茫然無措。
她忽然湧生起慄楚的難過。
天曉得呢,或許、或許她才是那個最想回去,卻又明白早就回不去的人。

「F,我明天就回去。」
「咦?可是明天是讓王耀進來大會的表決會耶。」
也是……雖然犧牲了權力卻能夠把她的位置留下來的一項決定。
灣又搖了搖頭,然後半仰頭,吸氣。
「隨便他,他要就拿去吧。」
「小灣……」
阿爾弗雷德突然覺得很洩氣,他為了這個女孩子忙得頭疼,她卻……
「F,」
灣讓自己對上那雙淨天藍的眸子──她知道她總有一天會承認這是錯的,並或許會為此負出該有的代價,但是她不會後悔──她開口,語氣像蜃樓壓抑著虛蕪的悲傷。
「我不是在無理取鬧。」

從荷蘭、安東尼奧,王耀、本田菊──灣的一手緊緊扣上了另一手的腕──可不可以,她可不可以自己決定一次?決定自己離開的方式道別的口吻揮手的姿態?



結果這次,是他嗎?
先跟自己說出「我要離開了」這句她在不長的歲月中聽了許多次的話語的,是他,F。
灣迅速地翻過文件每一頁官方式的語氣制度化的腔調,她的理解還不能夠跟上她的速度,烙在腦中的只有起首的標題和最後,F異於往常,雖然大氣率性卻失了那隱約穩重的草寫簽名。

「你覺得我在無理取鬧嗎?」
看著阿爾弗雷德起身,將文件──上頭自己方方簽署的名字毫無猶豫鳳飛龍舞──收妥,那被自己拋在後頭的情緒似乎瞬間炸散在四周。
灣開口。
「小灣,再見。」
選擇性地忽略掉那句話。轉身,阿爾弗雷德帶著文件就要行離。
「你真的覺得我是在無理取鬧嗎?F。」
自背後傳來的,少女的聲音,讓阿爾弗雷德頓了一頓,幾乎就要回過身。

時差接近一天的班機上,阿爾弗雷德腦中重複著轉不開關不掉的,她的聲音。
「你真的覺得我是在無理取鬧嗎?F。」
他想起了那個叫自己馬修的女孩子;那個戴著山百合像個女頭目的女孩子;那個接下自己的漢堡麵粉,叫自己「F」的女孩子;那個在紐約的飯店,以悽惶無定的神情不停地對自己搖首的女孩子;那個接過自己提出的斷交書,以幾乎不顯露情緒的,疾風般速度簽下名的女孩子……
阿爾弗雷德的胸口奔騰般地疼了起來──這是什麼該死的國際關係國際利益?!

步下飛機,阿爾弗雷德將手握成了拳。

1979年,中美斷交,同年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為美國內法。



【後記.解釋】
因為很想虐虐看阿爾(←不過好像連灣兒也一起虐了)於是就把中美斷交也一併寫了
這篇也是米→灣的傾向很嚴重的文,而且已經嚴重到亞瑟跟法蘭西斯都看出來了(炸)
然後我覺得我把阿爾越寫越帥了(自爆)
(反正就是偏心嘛偏心)
至於王耀,因為他家那時候還身處文革身體超差,然後妹妹又不理他(←我開始覺得我這篇是虐每個人),所以我沒有把這件事算到他頭上

解釋部分首先澄清一點,灣兒說出的沿海軍備其實是不實的(踹)
軍團部分來自中國廣東軍區的配置,武器則是我去尋找的一些中國當時尚在服役的軍備
所以不要當真
(其實這一段原本是想拿過去寫1996年台灣第一次元首民選時,中共在沿海部署解放軍第二炮兵部隊,進行飛彈試射演習的事,可是後來因為聯合國找不到梗所以決定挪移及廢了1996的預定書寫)

然後不得不說的是那時候的美國真的是無所不用地想保住台灣在聯合國的位置
先是把「讓中國恢復在聯合國中合法權利」這個議案趕到必須要有三分之二會員國贊成才能通過的「重大議案」區
然後在這項提議進行投票時,美國還提議將決議草案中「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作為另一項議案另行表決
這一提議如果獲得足夠的贊成票,將使得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參加聯合國,同時中華民國仍然保持其聯合國普通會員國的席位
雖然這一提議在表決中以61票反對,51票贊成,16票棄權的結果未獲通過
順帶一提的是,在還沒表決完成的時候,台灣的代表就已經離開了會場,宣佈退出聯合國

中美斷交的部分,其實是美國總統卡特在未徵詢國會或要求國會同意的情況下,就宣佈與中華民國斷交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國會同時也訂立《台灣關係法》,規定假使台灣安全遭受威脅,美國有義務協助台灣自我防衛



【這是談灣兒的後宮(?)】

目前設定會出現在灣兒極短篇的男孩子們有荷蘭、安東尼奧、亞瑟、馬修、王耀、菊跟阿爾。
再根據筆者本身的設定,在灣兒後期(少女)戲份重的只有阿爾、菊和王耀,所以說是後宮文,真正稱的上後宮的應該也只有他們三個。

王耀的部分會比較偏向兄妹親情向。
其實我覺得王耀是個有點糟糕的人,總是得到了不珍惜,快失去了才想保護。(嘆氣)
他對灣兒是擔心、心疼和牽念,當然灣兒也對王耀有很深的感情,不過比起來灣兒的執念(?)沒有王耀那麼深。

為什麼我會說比起王耀我就是比較容易原諒菊,因為菊的心思是一直放在灣兒身上的,他沒有放開過她,不管到底是利益還是情感,關心或是傷害。
灣兒會討厭菊,但是她到最後卻開始擔心他,那無關喜歡我想,因為灣兒本來就是個不會恨人的女孩。
至於菊對灣,他至始至終都想要把她留在自己身邊,嗯,算是獨佔慾的愛吧。

阿爾會是最愛灣兒的人,至少我是這麼設定的,就算是私心好了(炸)
他心疼她,想要幫助她,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夠綁住她。
所以阿爾給灣兒的一直都是自由從容的愛,他可以因為灣兒的事情掙扎煩惱(←在面對灣兒時,我想表現出是另一個阿爾,一個成熟灑脫的他),但是他絕對不會綁住她。


創作者介紹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霜翎
  • 還是無法真正理解你對菊和王耀的看法
    這麼說吧,中國那邊不想台灣獨立可能還有一部分是因為台灣人大部分都是和他們有著幾乎同樣血統承襲同樣文化的人。
    (決定不用王耀和本田,在怎麼說他們在我的心目中並不真的是日本和中國(?))
    日本想要台灣從來都主要是國際利益吧,這樣放在同一個平面上是不是有點不公平?再說割讓台灣又不是主要因為他們覺得台灣丟掉也沒差啦這樣吧......
    對我而言的總體印象:
    日本那個時候太殘忍所以我無法原諒,而且老是把沒做過的東西拿台灣來試驗,效果好才在日本建設
    中國是清朝末年太無能慈禧和後來一堆人太亂來、共產黨討厭毛澤東更討厭

    這是一個喜愛王耀大於本田的人留XD就隨便看看吧
  • 你爸爸
  • 可以考慮喜歡義大利(威尼斯?)??
  • 不要、我有主角排斥症= =+

    斐沂 於 2011/05/22 19:30 回覆

  • 路人
  • 我超喜歡米灣的ˊˇˋ←
    小灣叫阿爾「F」超帥的感覺耶~
    因為好像很少人這樣寫XDD
  • 你好~~~!!
    這是之前故意設計的,因為我很偏心米灣
    就想讓灣兒叫阿爾一個只有她會叫的名字

    不是熟得可以亂來的阿爾弗雷德,也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瓊斯先生
    在她眼裡的阿爾,就只是F,獨一無二的那個名字,那個人:)

    斐沂 於 2013/08/14 01:12 回覆

  • 路人
  • 我被感動到了////
    那麼請問..因為我也有在寫米灣文,那我也可以用「F」嗎?///
    如果作者希望那是自己的獨特性(?),那我也會尊重你的ˊˇˋ
  • 可以喔!!!!歡迎!!!!
    但是我可以伸文章網址嗎(艸)

    然後我發現我忘記說了所以一定要回!!!
    還有一個梗是F跟福爾摩沙的首字母一樣>//////<

    斐沂 於 2013/08/15 02:50 回覆

  • 路人
  • 啊~~原來還有這個梗!(驚訝
    我不是沒有回啦,是因為我都是PO在FB社團裡,所以沒辦法給你網址。

    不過我現在有回去翻我很久沒用的無名小站ˋˇˊ
    把裡面全部清空~~再來PO文~ˋˇˊ

    http://www.wretch.cc/blog/yang40631

    還有一篇還沒辦法PO,因為要修
    所以理面只有一篇(分1、2)啦...
    無名有限字數好煩啊啊
  • 路人
  • 還有喔..
    可以告訴我「玦」的密碼嗎?((小聲
  • 是小寫英文的台灣XD
    其實不用小聲啦只是因為裡面很偏激很政治敏感才會鎖起來的WWWWW

    去看了文章喔我覺得很不錯:)
    很喜歡對於道歉不知所措的灣兒
    BTW也可以去看看飄洋過海跟跨越天空的邊界喔那兩篇是後寫的我覺得質感比較好(踹

    斐沂 於 2013/08/19 14:11 回覆

  • 路人
  • 是小寫的台灣嗎?OAO
    可是為什麼我打了好久都錯Q_Q

    我那兩篇已經看了唷ˋˇˊ
    很好看ˊˇˋ
    孤獨的hero真是太迷人了啊(?
  • 對不起我笨笨的Q口Q
    已經改好了直接打提示的字就能進去了ˊˇˋ

    我也很喜歡HERO孤單的時候很適合虐(欸

    斐沂 於 2013/08/19 19:22 回覆

  • 路人
  • 我的文章有更新囉~~((上門推銷?!
    不過是黑化+獵奇...((這人怪怪的
    請小心食用\(ˊ▽ˋ)/
  • 路人
  • 啊我忘了說,一定要回復.....((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