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1-1683 鄭氏治台
1949 國民政府遷台
(寫是這樣寫但內容時間其實十分紊亂)(上司對話有,完全麒麟化有)(慎XD)

「我們一定能夠回去的。」
當那名穿著長袍馬掛的男人向灣這麼說時,灣猛地回想起了明儼,那將近三百年前的另一名男人,也向自己說過這話的男人。

見到他的前幾天,她才和荷蘭吵完架,正處於孩子似的冷戰期。
那是個星期日,要去禮拜的日子。雖然她還是不懂那個被釘在板子上的人能夠幫助自己什麼。對她來說,最真切的還是只有整片能讓自己奔躍如鹿、自給自足的山林。
小孩子賭氣歸賭氣,她還是拿著聖經,坐在他和她每次晤面的樹上頭,等著他過來向自己皺眉。
「我可不像安東尼奧一樣只會寵孩子唷,」
然後揚開臂,「下來吧,還要不要去啊妳。」
她很喜歡荷蘭的頭髮,和自己如朔夜般不一樣的,像是能融進陽光裡的,異常的美麗。

那天,荷蘭到了傍晚才來到自己面前。那時的她還不懂鏖戰這個詞,只覺得眼前的人異常地疲憊。
「荷蘭。」
她叫,然後從樹上躍了下去。
他抬頭,卻沒有伸出手,灣在半空噘了嘴,自己翻了個身,蹲落到地面。
荷蘭伸出手,將灣拉了起來。
「小灣,我要回去了。」
「回去哪?」
他拍了拍她的頭。
「我家。放心,我還會過來巴達維亞。」
「為什麼突然要……?」
灣仰頭看著荷蘭,夜色籠在他們之間,她看不清那陽光般的髮色。
「妳家的人來接妳了……不過說是逃亡可能更貼切一些,切!」

然後,灣見到了那名戎裝佩劍的男子,和自己一樣的黑目黑髮。
「在下鄭氏成功,字明儼,大明朝延平郡王。」
那是鄭成功第一次見到灣。他記得鄭芝龍──他的父親,那個馳騁海上的盜賊──曾經告訴他在那個高壯的金髮洋人身邊有一個漢種的小孩,穿著花彩斑斕的衣服,在山林中能跑得像飛麋。
「我一定會帶妳回去的。」
她是漢族的女孩子,是自己人啊,鄭成功想著。

老實說,灣對明儼的國仇家恨沒有太大的興趣,她有興趣的是明儼口中那個在回去之後自己要叫他哥哥的青年。
明儼很忙碌,幾乎沒有時間陪她。他站在海邊瞭望的神情像一頭斂翮的孤獨的海鷹。
「王耀,妳的哥哥,就在海的對面。有一天,妳會見到他的。」

後來,為了這個她素未謀面的哥哥,她皺著眉換下了絢麗如春花的自織衣裳──荷蘭從來不管她穿什麼──和賢之以及另一個男人進入了一個大屋子,那個石刻的長髯垂拱的長者吟吟地看著自己。她跑上前,抓住了他的鬍,轉頭,在他們還沒哇哇大叫衝上來前就開了口。
「王耀哥哥,就是這個模樣嗎?」

「並不是的,」
賢之看著家前換上的木匾,東寧,印象著他幼年聽過的描述,道。
「他是個年青人,卻閱歷豐沉,身型頎瘦卻又不單薄,說話溫和但不軟弱,黑色的半長髮束在背後,乾淨俐落。」
描述得很空泛,但賢之卻不願意再說了。賢之離開後灣望著那隸書肥穩的「東寧」二字,她忽然有一種,自己可能再也見不到那名哥哥的感覺,雖然賢之開始不那麼忙碌,然後陪著她。

然後呢?
灣看向眼前操著濃重口音,瘦削的臉龐刀削鑿刻,宛若沉傷花豹的男人。
她想起了明儼。
後來,賢之沒有帶她回去。她在蔓瀰著硝烽,蕩無一人的鄭府後院看到了他。
賢之給她的敘述可以套用在任何一個英傑的華族男子上,但她就是很確定,那是他。
「王耀。哥哥。」
她不是任何人的。
她就叫荷蘭荷蘭,她叫安東尼奧蕃茄大哥,但那都不是家人。
他朝自己笑,敞開手。
「灣兒。」
那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叫自己。她奔了過去。
哥哥。

「介石,我們……能夠回去的吧?」
她還是問了,帶著一點隱約的不安,期待得到那個即便空泛也好的肯定句。
「我保證,共匪會被殲滅,妳一定能再見到王耀。」
多像啊……明儼那時的眼神,也是這麼的灼烈而決絕,可是,好像又有些什麼不一樣了……
電話響了起來。
灣看著介石接起了電話,吩咐了幾句,掛下,望向她。
「建豐。戰時政府必須從重慶遷過來了。放心,我一定會帶妳回去的。」
灣沒有說話,那是種她不想承認的預感。
或許介石再也不能衝破明儼走過的宿命軌跡;或許建豐會像賢之一樣試圖努力但再也不以為能夠回去;或許再也不會有一個尊侯拼命地想要把自己帶回去;或許王耀再也不會在烽煙中向她走來。

或許,她再也回不去了。



【後記.解釋】
(不好意思為了東歐忽略了灣兒整整一個星期)
嗯,至少到現在為止,灣兒還是想回去的
什麼時候開始拒絕回去嘛......或許是在她認知到即使向她走來的王耀再也不是她熟悉的那個王耀的時候吧
網路上看到這樣一段話:
有教育專家說"在孩子還小很崇拜你時不去珍惜她,她長大後就不會尊敬你"
這句話說不定可以用在(妹控)兄身上W
(來源:http://www.kagaminerin.org/flash/pixmicat.php?res=9329)
個人覺得這是適合打五顆星(碧珠?XDD)的話
灣是在還沒見到王耀之前就學習了他家的語言、文字、文化傳統,換句話說,她是在還沒見到他之前就喜歡上他了的,所以王耀在灣心中的地位其實是很崇高的
但是後來嘛就......

這篇文中因為提到了很多人(嗯,是真的人),不想用那些他們被課本說到爛的名字所以通通用字來代替。
鄭成功字明儼;鄭經字賢之;蔣中正字介石;蔣經國字建豐,另外尊侯是施琅的字。
仔細研究一下其實會發現鄭氏跟蔣家的情況其實有很多共通點喔
包括他們一開始都只是把台灣當做反攻地、父親在的時候很努力要回去、兒子的時候雖然還是有動作卻開始更仔細在台灣的建設上......
沒什麼特別不熟的史實就不多說了,附提
1949年12月7日,蔣中正宣布,中華民國政府從四川成都播遷戰時首都臺灣省臺北市。
(應該是跟建豐沒關係啦我只想表現出父子而已)


創作者介紹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