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托里斯→娜塔西亞(→伊凡)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三角我寫的出來,雷者慎入)

與其說托里斯認識這個女孩,不如說他是從認識她口中的哥哥開始的。

應該是蒼灰色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折射成冰藍色,冰雪做的女孩,這是托里斯對娜塔西亞的第一個印象。
身為大公國的自己在那個時候的確是一個足以和她口中的哥哥分庭抗禮的強大國家,否則她和她姐姐也不會時不時地就需要來到自己家。

雖然那時她來的名義是被割讓的,算是戰俘,但他從來都沒有想要對她或她姐姐做過什麼事。
她和她姐姐來的那天,下著大雪。她沒有戴斗蓬,雪落滿了她細弱的雙肩,他幾乎看不出她衣裙的顏色,而她小巧的臉孔,在紛落的冰寒中,竟一如水晶般清冽無色。

在自己家時,她常常出門,讓自己暴露在北國即使夏天也算不上煦暖的風中。
有雪的時候,她行走的足跡會形成一排淺淡的印記,他凝視著在庭院立著的她,那一行輕淺的語句,彷彿就是就是她的註腳,在冰冷中自己一個人,卻不允許任何人靠近。

那天,明明才下過一整晚的雪卻又在她踏出大門後沒多久又飄了起來。
他推開門走向她,踏上了那行排斥的字跡,他從她背後,握住了她的左手。
「娜塔西亞,已經下雪了不要再……」
手背猛然的疼痛讓他停下了語句,薄薄的雪花落在他手背被劃開的口子,成為艷色的冰水滴落,她的右手執著一把不知道從哪裡抽出的小刀。

她甩開了他的手。

「不要碰我,我不喜歡溫暖。」
然後她轉身,頭也不回地,走回了屋子。

「娜塔西亞從小就不喜歡被碰觸,連我也只能夠輕輕地抱她,」
後來,烏克蘭這麼告訴他。
「可是,伊凡是唯一的例外。」

伊凡,她口中的哥哥來接她和烏克蘭的那天,他終於見到了什麼是「例外」。
「哥哥!」
他看著她從自己身邊奔過,撲向那個穿著長大衣,圍著大圍巾的青年。
烏克蘭向自己微微頷首,然後走向伊凡。
他看著娜塔西亞緊緊地環著伊凡的力道,突然有種奇異的感覺。

很久以後再見到她,是自己衰弱得必須面臨公國的領土被瓜分,而自己必須委身到伊凡家的時候。
他知道她不會忘記自己,但他不知道她是不是還記得自己右手背有一道已經褪到極淺的疤痕曾經被她狠狠地劃開。

伊凡對待俘虜的態度當然並不像自己當初對待她們姐妹一樣,他也十分明白國家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善意相待的必要,所以他安穩地待在宛若囚房的小室中,靜靜地讓身體的疼痛和偶爾對菲利克斯的懷念被囓食。
自己幾乎足不出戶。伊凡正忙著擴張沙俄的領土,沒什麼時間來應對他──這是他從那個因而每天都為自己送來必須食物的女孩口裡知道的。

陽光和人聲在小室裡都稀少到接近薄弱,於是他漸漸地開始期待她──雖然她不曾帶來陽光,也顯少帶來話語。
冰冷到蒼白的光線射到左數第七片磁磚時她就會出現,而他總會在她來之前安頓好自己,至少要看起來稍微精神。

六片半的磁磚,只會被一個人敲響門卻傳出了叩音,她推門而入。
他暗責著自己沒有算入北國變遷得過快的時序,急急試圖撐起身子,衣袋卻滾落了一顆琥珀。
那是自己家產的。既來了,註定和自己家乖隔如此,他也只是帶著一項足能讓自己記憶家中的東西。

距離有些遠以致傷沉虛弱的他無法遘及,她卻盯著那顆黃澄的琥珀,放下手中的餐盤,蹲下身,將它揀了起來。
「琥珀。」
她的聲音沒有溫度不帶感情。
他讓自己勉強微笑。
「嗯,波羅的海產很棒的琥珀,娜塔西亞……」
他有些愣愣地,看她將琥珀放回自己手心,蒼灰色的眼睛卻還是看著它,他續口:「在很久以前,波羅的海是一片溫暖的森林……琥珀是種很神奇的礦物,它可以鎖住從前的記憶和時光。」

「騙人!」
那顆琥珀中,有著卷曲的草芽,她盯著它,近乎喃喃自語。
「哥哥說三個人的大房子好冷,他想要一片可以見到盛開的向日葵的土地,他帶了那麼多人回來,可是卻沒有變快樂,哥哥走過好多地方,卻不再牢牢地牽緊我的手……可是在那麼久以前,這裡明明就是哥哥最想要在的地方……」

他看著她,她的肌膚還是雪似的白,青紫色的血管淡淡地浮在手背,金色的髮彷彿也帶著凍過的冽,而髮帶上的蝴蝶結,則是一個無法飛翔的標本。
「它鎖不住哥哥想要的溫暖,鎖不住哥哥的笑容,也鎖不住只看著我的哥哥,它什麼也鎖不住,它鎖住的,不過是早就該腐敗的東西……」
比冰冷更冰冷的,沒有溫度的她,只在她口中的哥哥前,融雪。

「娜塔西亞……」
他忍不住開口,輕喚。
彷彿察覺到剛剛的話語,她閉了口,又半自嘲地嗤了一聲。
「……嘖!我怎麼會跟一個外人說這些呢。」
明明她家裡的人應該很多了,可是這個女孩子的語氣還是寂寞冰涼。
他心底那股奇異的感覺更加強烈。

他握實了手心的琥珀,然後朝下。他望著她,示意她伸手接下。
她卻撇開了頭。
「我不喜歡溫暖的東西。」
……除非是,為了她哥哥嗎?
他突然更確實地明白了什麼是「例外。」

然後她轉身,沒有再多說一句話地,離開。

那麼再有後來的話,應該就是她和他從路德維希那獲得自由的時候。
伊凡家剛經過兩次驚天動地的革命,那樣的伊凡再怎麼說也應該是病沉或初癒,她急急地就想要回到她哥哥身邊。
「娜塔西亞,」
都是一併被帶到路德維希家的,她尚尚虛弱的狀況他很清楚,他喚止了她。
「妳現在回去也幫不了他的,他的情況妳還不能應付,要不要……只是、一起工作一陣子……等到妳好一點之後……嗯……」
語氣越來越吶吶,他抿了抿嘴,終於開口。
「娜塔西亞,和我在一起好嗎?」

「我不喜歡溫暖。」
她說。

可是那天,她沒有轉身沒有走開。
她讓他,把她冰冷而蒼白的手,放到他琥珀色的手心裡。





【後記.解釋】
其實一點都沒有單戀的感覺囧
整個就像是鄰家大哥哥在擔心隔壁的兄控小妹妹(炸)
最後一段很短因為是查資料時看到覺得很萌才加進去的

白俄(和烏克蘭)在以前反覆地成為基輔羅斯(俄、白俄、烏克蘭)和立陶宛大公國的領地
後來波立邦聯經過俄、普、奧三次瓜分後不復存在,立陶宛進入沙俄
一戰時立陶宛和白俄都被德意志帝國佔領直到1918獨立,並在1919年2月~8月成立立陶宛白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其實這段關係只有六個月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斐沂 的頭像
斐沂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