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灣姐弟向,含玉簪記感想)

「……誰跟你大家拜天地啊!」
「灣兒,別激動。」
雖然他知道台上的那名男主角的確是輕浮又挑逗了些,但身處國家級表演場,他還是不得不扯扯自己的姐姐。
──這是今天晚上第幾次了?
香港偷偷地嘆氣。

他是唯一一個,在那早已不是家的家裡人中,到現在為止,還能叫她「灣兒」的人。
菊已經習慣了跟著大家用「小灣」叫,或有時叫她「灣醬」;勇洙也只叫她「小灣」,其實叫不叫「灣兒」對他的差別只是王耀哥會不會跟他翻臉;和勇洙不同的是王耀哥很想叫她「灣兒」,可是每次都被她的眼神給逼了回去。
兩人的年齡差不多,小時候她偶爾還會堅持自己是姐姐,但後來還是維持了下來「灣兒」和「小香」這種外人乍聽之下無法分辨他們到底誰大誰小的叫法。
如果說他是被特許的其實也不為過。

「哇啊!超棒的這齣!」
「I think so.」
他笑笑,夜色已經很沉很沉,鬥角勾心的表演場泛開富麗堂皇的光。
「我送妳回家吧灣兒。」
「唔,那小香就順便過來住一晚嘛。」
總是習慣走在自己面前的她背著手,轉過身來,笑盈盈地看著自己。
「……嗯,那就打擾了。」
她說的話,他沒有反駁的權利──嗯,怎麼說起來自己姐姐好像和亞瑟先生很討厭又很關心的阿爾弗雷德先生一樣?

「小香,你要回去了?」
那是97回歸前,她氣勢洶洶地衝了過來,語氣很是不悅。
「……嗯,那是亞瑟先生和王耀哥的約定。」
在他稱王耀為哥時她的眼神變了變,但並沒有動作。
「我是問你,小香,你真的要回去嗎?」
她哼了一聲,背過身去。
「如果你真的回去,然後也變成一個只會拿著軍備威脅我回他家的人,我可是再也不會理你了!」

望著自己姐姐憤怒的背影,他想微笑,然後說些舒緩的話,卻突地咳了起來,止都止不住。
「小香!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在感冒……」
果然還是那個對誰都狠不下心的姐姐,從來就沒變過。
看著旋即奔到自己身側輕拍自己的背的少女,他還是咳著,卻微微地笑。
「Nothing.看來大家都不怎麼想回去呢,」
因為王耀哥的上司,天安門那個火光衝天的晚上。
真是的,都是什麼時代了啊……
即使只是趨近一個世紀的收養,亞瑟先生家那種古老嚴謹卻寬闊的自由思想還是無可避免地成為了自己思想的一部分。

「可是,遵守約定是很重要的吧……不過,我跟妳保證,」
看到自己姐姐的眉頭皺了起來,他順了順自己的氣,讓兩人一樣玄黑的瞳仁相對。
「我永遠都會是以前的香港,是那個灣兒認識的小香。」
她有些愣地看著他,那個沉默寡言的弟弟,已經變成了如此能信賴的青年了嗎?
她撇了撇嘴。
「這是你說的。」
「嗯。」
他看著她終於微微地笑了出來。
「……我幫你收拾行裝吧。」
「灣兒,thanks。」

「真是的,古典戲曲裡面難不成就沒有好男人了嗎?!」
車子駛在即使夜晚還是川流不息的台北市區,他聽著副座的她惡狠狠地抱怨,不禁無奈。
「好像並不多。」
「怎麼可以厚臉皮兼不知羞恥成那樣啊,不行!太糟糕了!」
她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急切地轉過頭,對著駕駛座的他。
「小香你以後有喜歡的女生絕對不能變成這樣的男生唷!」
他呆了下,旋即輕淺地笑出來。
「……不會的。」
他瞧著一個空隙偏過頭,卻見她半是羞赧地急急撇過頭。

「王耀哥。」
「嗯?」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他以一貫溫文的態度看向他。
一個世紀雖然在他的生命也不過是四十分之一然後逐漸縮短中,可是這一個世紀,很多事都讓他太措手不及。
他是他唯一能留下來的弟弟,但重逢後幾乎要和自己一般高的他卻也讓兩人有了吶吶的隔閡。
「謝謝你答應我,讓我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他擺擺手,笑了出來。
「嘛,這也沒有什麼阿魯,畢竟你也長大了……」
話語卻在長大時梗住了,他知道眼前的兄長想起了誰。
如果──他對自己想著──如果要成為王耀哥和灣兒間的橋樑,他或許會有點無奈,但應該是樂意的吧。

「……小香,真的很謝謝你呢。」
那羞著別開臉的她卻又在半晌後,吐出這句話。
「嗯?」
「和我一起寫那些漂亮而古老的字,幫著我一起舉辦那麼多文藝活動,還有,努力地當我和王耀之間的傳話人……」
「沒什麼,」
他發覺,面對姐姐的時候他總是會露出由衷的微笑,這樣的灣兒啊……
「因為我是灣兒的弟弟嘛。」
「我就知道小香人最好了!」
她衝著自己,揚開燦爛如萬家燈火的笑靨。

「小香再見。」
她牢牢地抱住了他,看著他平靜的面容因而暈開緊張的霞紅,她笑得更是美麗。
她可不是會隨便抱人的女孩子呢,但是小香例外,因為小香老是那麼害羞那麼安靜嘛,當然還有,因為小香是和她約好永遠都要為彼此深知而熟悉的弟弟。
「……灣兒,我要進候機室了。」
「小香,」
手還是沒有放開,那將整個頭的重量壓在他肩上的她開了口。
「我們要一直這樣下去唷,你要一直都是我認識的小香。」
他一愣,然後又淺淺地笑了出來,伸出原本放在身側的手,止了止,還是反環住了她。
「嗯,我會跟我一直認識的灣兒,一起走下去。」



【後記】
嗯,沒有CP唷XDDDD
越來越覺得小香真是個不錯的男人,跟灣兒一樣用繁體字,總是贊助灣家很多藝文活動,在兩岸沒辦法直接交流時也總是擔任(尤其是文化方面的)中間人,讓大陸戲曲團體得以來台演出等等
所以,好好跟你姐姐在一起吧(笑)

星期五晚上去看了白先勇青春版的玉簪記,感謝香港何鴻毅家族基金會讓我第一次坐到國家戲劇院一樓的位子^^
話說那個男主角真不是普通的誇張(是說牡丹亭的那個也沒多好),打從一開始就說人家對他有情(在哪啊?!)然後開始死纏爛打說些挑逗的話,偷聽女主角喃喃自語,還偷女主角詩稿逼她承認心意
(我隔壁的同班同學在中場休息時說一直聽到我在罵男主角XDD)
不過整齣戲真的很精彩很好看,音樂好聽(唐琴演奏唷)、衣服漂亮、主角好看、對話很文藝,有時候也很好笑,雖然好像有聽到別人(資深教授?)批評唱腔不正統,但是對我這個入門者而言那就算了啦(炸)
另一提的是兩廳院的字幕英譯有時候真的不是普通的有梗(雖然有時文言看不懂看英文反而比較能懂)
例如說「略知一二」→know one thing or two
有一個曲牌叫「懶畫眉」→lazy bird(←不是這樣吧那個是對鏡描眉的那種畫眉吧XDDDD)
對了!白先勇有到現場唷!他人好好超親切的,謝幕時上台還說推廣崑曲進入校園,說今晚有好多學生來,有台大的、政大的還有一女中的(尖叫XDD),說一女中是崑曲的忠實支持者(再尖叫XDD)
總之,雖然看到十點四十,回家後被罵得很慘可是真的好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斐沂 的頭像
斐沂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橘
  • 怎麼連國家級的英文翻譯也跟中共沒什麼兩樣= =lazy bird(狂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