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恨寫給我的成年禮唷,因為太開心所以就轉載過來了^ ^
寫的是我家小孩和她家孩子的事ˇ
原文址→http://blog.roodo.com/skyhate/archives/9948039.html


  早晨的太陽綻放著溫暖的光芒,將嫩草尖上的露水照得熠熠生輝。清醒的鳥兒正飛翔著尋找早餐,已經吃飽的則站在稍頭高歌著,點綴這清麗的晨間。

  艾雷特揉著還有點想睡的雙眼,微拖著步伐來到餐廳。
  餐桌上已擺滿哥哥大清早就去掠奪而來的食物,而自己職業軍人的妹妹似乎已用完早餐,正在看報紙。
  看見艾雷特緩步進到餐廳,拉米雅抬頭打了個招呼:「哥哥早安。」
  一如往常地微笑:「早安,拉拉。」
 
  在自己的位子坐定後,艾雷特伸手取了一塊麵包,才剛剝下一塊,便發覺有點不對勁。
  「對了,哥哥呢?」
  若是平時,都會見到亞菲在餐廳待著,等著艾雷特的到來,開朗地向他打招呼,然後守著直到他用完餐。難得早上沒看見哥哥,艾雷特有些疑惑。
  低頭繼續看著報紙的拉米雅,不甚在意地答道:「不知道。一大早就出門了,不曉得去哪裡。」
  艾雷特微偏著頭,不曉得哥哥今天有什麼事呢……算了,晚點再去找他。將剝下的麵包放入口中,艾雷特優雅地享用早餐。
 
  將遺跡的事情忙完之後,已經是中午時分。妹妹吃過早餐後就出門了,而哥哥直到現在還不見蹤影,這讓艾雷特有點擔心。
  上一次亞菲不在自己身邊……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那一次,似乎發生了讓他受傷很嚴重的事情,所以亞菲去為他報仇;但是,自己最近並沒有什麼難過的事,那亞菲到底去做什麼了呢?
 
  聰明如艾雷特,這次怎麼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思索了半天,胃部忽然傳來一陣異樣感,他才想起已經中午,自己卻什麼都還沒吃。
  「……還是先去吃點東西吧。」
  無奈地笑笑,取出櫃子抽屜裡的錢袋,艾雷特難得地離開米誽遺跡。
 
  許久沒來到鎮上,市集依然熱鬧滾滾。這幅景象,是不管經過多少年都不會變的吧。
  或許也是因為很久沒出來的緣故,艾雷特發覺最近似乎有什麼節日。因為各家攤販幾乎都販售著蒼綠的翠竹和奇怪的紙製吊飾。
 
  「來喔~~人客喲~~七夕要到了趕緊準備唷~~」
  「您看看這竹子,多翠綠多茂盛,您的七夕許願一定可以實現的喔!」
  七……夕……?
  艾雷特認真地在腦海裡搜尋著有關這個名詞的記憶。
  --啊啊,好像有過那麼一回事……那個他曾經愛過的人,似乎向他提過這個節日。
  她說,七夕是風玄大陸的一個傳統節日。一位名叫織女的仙女,愛上了身為人類的牛郎,但是他們遭到天帝反對,將他們分隔在銀河的兩端,只有每年的七夕才能乘著喜鵲橋相見。
  當時他並不以為意,這種美麗的傳說世界各地都有,他早已見怪不怪。但為了妻子的浪漫情懷,他也陪著她度過年年的七夕--直到她離開的那一年。
 
  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過節了呢?
  五百多年的人生實在太漫長,漫長到什麼日子是什麼日子都已不在意,不管是自己的生日還是妻子的忌日,他幾乎都已忘得一乾二淨。
  那麼,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意起節日的?
  是和毓秀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吧?是父親帶來新的妹妹,特意告知的時候吧?
  果然節日這種東西……是要和別人在一起度過的啊。和哥哥兩個人的生活,已經連是夏天、冬天都沒去理會了。
  微微地苦笑著,艾雷特走進了餐館。
 
 
 
  「小艾~~~小艾~~!」
  聽見一整天都沒見著的傢伙的聲音,艾雷特帶著笑容緩步從書房走出。
  「回來了啊?哥哥……」
  在看到亞菲的那瞬間,艾雷特覺得自己的笑容凝結在臉上。
  要說是看到亞菲嘛,其實也不太正確。因為米誽遺跡的另一個主人,此時正抱著一大欉幾乎可以掩蓋他身形的綠色植物在大廳裡轉來轉去。
 
  「……哥哥,那個是?」
  雖然綠色植物為數眾多,不過倒是可以看得出來都是些什麼植物。那些植物,今天中午艾雷特才在市集上見過。
  「啊、這個呀,是竹子啊!」
  被竹子遮蔽視線的亞菲,好不容易走到個空曠、可以放下他這些竹子的地方,然後一股腦兒地、將竹子全堆在地板上。
  艾雷特看著哥哥的舉動。「我當然知道是竹子,只是為什麼--」
  「咦?小艾不知道嗎?今天是七夕哦!」
  七夕?他的哥哥,什麼時候也過起人類的節日來了?
 
  「聽說是一對夫妻,妻子被壞人綁架,然後丈夫牽著牛去救她,但是沒有成功結果被牛奶分開來了。等到每年的這個時候,很閒的烏鴉就會載他們去見對方呢。」
  「咦?不……」這個,和傳說有些出入吧。
  「然後他們夫妻見了面就很爽所以會替人實現願望喔!」
  亞菲興高采烈地講著不知從哪聽來的故事,艾雷特看他這麼開心,也不好意思戳破他。
 
  「這個竹子啊,今天早上去打劫的餐廳老闆告訴我的,只要把許願籤掛在竹子上那對夫妻就會收到你的願望呢!而且聽說越高大的會越靈喔!」
  啊啊,原來如此,看來那個奇怪的故事也是從老闆那兒聽來的。難怪哥哥一早就不見蹤影,原來是找竹子去了……
  可是,市集上不就有賣竹子了嗎?為何還特地去找?
  面對艾雷特的疑惑,亞菲搔了搔頭:「哎呀,因為我嫌他們的竹子不夠大棵啊。」
  所以,才又帶了這麼多回來啊……艾雷特無奈卻帶點寵溺地笑著。
  「你想跟雅妃小姐一起過七夕對吧?」
  「啊、被發現了嗎?」亞菲吐了吐舌頭。
  當然,那是他的哥哥,那是陪著他走過五百多個年頭的哥哥,他怎麼會不曉得他的心思?
  「因為七夕是情人過的節日啊。」艾雷特溫柔地笑開。
 
 
 
  拉米雅一回到家就愣住了。
  這個佈置得張燈結綵、充滿濃厚夏日風情的地方是怎麼回事?真的是那個她所熟悉、陰森詭譎古舊的米誽遺跡嗎?
  早知道今天的任務不應該那麼快就幹掉目標的,她現在一點都不想走進家裡。
  正當她想從旁開溜之際,碰巧被在附近巡邏、盡忠職守的米誽機器人給發現了,於是認真的機器人在拉米雅剛掏出手槍時,便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大小姐的行蹤回報給主人。不過,拉米雅後來朝機器人射出的子彈並沒有對之造成任何影響,而她也順利地被大哥抓了回去。
 
  「這個遺跡的科技絕對不是地球人能夠做得出來的!」
  事後,突破過許多精密保全、成功暗殺過許多政治企業高層的拉米雅這麼評論道。
 
  七夕的聚餐在米誽遺跡廣大的庭院中舉辦。
  亞菲一回來後,就命令僕人將大量的竹子種在庭院中的一角,讓艾雷特張羅著應景的佈置相關,也送了急件給浩通知晚上聚餐的消息,而自己則是趕去鎮上搜刮一些雜貨還有晚餐的食物。
 
  拉米雅一邊幫忙,一邊看著忙裡忙外的哥哥們,今天在軍中有聽到一些同事和部下在討論著下班後要和情人或妻子去哪裡慶祝什麼的,所以她知道今天是七夕。
  只是,看到哥哥們為了過節這麼地精心策劃,拉米雅除了感到訝異,也暗自佩服能讓兩位哥哥這麼用心的對象。
 
  她約略曉得兩個哥哥各有一位戀人,卻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只知道似乎是斐沂阿姨的孩子。哥哥們在家裡很少提起家人以外的人,加上自己個性使然,不太會去過問別人的事,所以她對來到這個家裡以前的事情都不是很清楚。
  不過看今天這仗勢……自己或許可以見到哥哥們的對象了。
  拉米雅心中有些期待,卻又為即將到來的訪客感到不安。
 
 
 
  晚上七點,慕容一家抵達米誽遺跡的外圍,由管家零來迎接他們進去。
來人除了雅妃、毓秀還有銀裳和傑。至於浩,艾雷特要他去和岳雪好好過個七夕,所以不要求他來。
  四個人一邊前往聚餐場地,一邊為重新佈置的米誽遺跡感到驚嘆--弄成這副德性,那倆兄弟一定是費了非常大的心思吧。
 
  在長長的走道盡頭,是寬闊的庭院,也正好是庭院一隅的聚餐場地。
  這裡的樹並沒有長得太茂密,所以可以看見天空中的星星。還有亞菲「綁架」回來的眾多竹子,被種在餐桌的後方,可以一眼望去。
  四周也掛起了七夕的吊飾還有閃亮的小燈泡,夏季風味十足。
 
  四個人才一走進庭院,便吸引了等待的三人注目。而那位紅髮的青年,更是直接撲上了帶頭的少女。
  「雅妃!傑!我等你們好久了!」
  像抱娃娃一般將戀人抱在懷裡,亞菲笑著向其他三人打招呼。
  「好了啦!亞菲,這樣很丟臉……」
  少女微微臉紅,輕輕拍著對方摟住自己的臂膀,眼神則向坐在餐桌那頭的銀髮青年示意--嗯?有個她沒見過的小女孩,想必那就是他們家新添的成員囉?

  感知能力敏感如拉米雅,馬上就發現到雅妃注視她的眼神。原本就對這幾個來訪的陌生人感到不安,現在更有人直盯著她看……
  拉米雅當下的念頭就是--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而大哥畢竟還是大哥,拉米雅站起身的瞬間,亞菲早已放開雅妃,少女才剛踏出兩步就又被哥哥給逮住。
 
  「雅妃!傑!讓你們看看,這是我最可愛的妹妹哦!」
  亞菲像個傻大哥一樣,開心地想把妹妹推出去給戀人和朋友介紹。
  向來怕生的拉米雅,則是使勁躲在哥哥身後,用力抓著他的衣服,臉上露出極度不安的神情。
  第一次被妹妹如此倚賴的亞菲,則是露出幸福到讓人想揍他的表情。
  「啊哈哈哈,丫頭實在太害羞了呢!」
  「……我替她有你這種哥哥感到悲哀。」傑看了看亞菲後,這麼說道。
 
  雅妃望著這兩個大男人,無奈地嘆氣。接著,緩緩繞到拉米雅身邊,彎著腰向她打招呼。
  「妳好,我叫雅妃,妳就是拉米雅嗎?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囉!」
  依然死抓著哥哥衣服的拉米雅,有些愣愣地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酒紅色及肩長髮、清麗的五官,身著海藍滾邊的白色旗袍,對她伸出手示好的漂亮女性。
 
  儘管雅妃努力釋放善意,拉米雅卻不太有接受的意願。
  她沒有跟雅妃握手,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承認彼此的認識。
  看到這一幕的亞菲,忍不住皺起眉頭:「丫頭怎麼這麼沒禮貌!她可是雅妃……」
  「沒關係啦!」雅妃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試圖化解兄妹間尷尬的氣氛。
  「她也是害羞吧,畢竟我們都才第一次見面。」
  「可是妳對她那麼好她卻這樣……」
  「真的沒關係啦!不用在意。」趕緊轉移戀人的注意力,雅妃看向餐桌後那一大欉高聳翠綠的竹子。
 
  「哇……這些都是你去採回來的嗎?好厲害呢。」
  本來想替情人出口氣,卻聽到對方這麼稱讚自己,亞菲靦腆地笑了起來。
  「啊哈哈,這不算什麼啦!」
  趁著大哥兀自得意時,拉米雅本想溜去二哥身邊,只見一名跟著雅妃一道來的優雅女性正在和艾雷特愉快地談天。
 
  發覺艾雷特和那名女性的視線正望向自己,那位看似溫柔的女性朝自己輕輕地揮揮手,拉米雅也向對方點頭示意。
  頓時,她的心中倍感無奈。唉唉,情人節真不是她過的節日!她還不如回軍中陪那些光棍或無法和情人一起共度的弟兄用訓練度過這天。
 
  此時,傑和一名同是訪客的女性走到了拉米雅身邊。
  他蹲了下來。「妳就是拉米雅啊?我是傑,妳大哥的朋友。」
  另外一名女性也開口了:「我是銀裳,妳好。」
  拉米雅愣愣地看著銀裳,又看看二哥身邊的溫柔女性,雖然髮色和瞳色不同,但她發現她們長得一模一樣。
  ……雙胞胎…嗎。
  銀裳發現拉米雅注意到了,她笑笑地開口:
  「那邊那位跟艾雷特說話的,是我的雙胞胎妹妹,毓秀,還請你們家多照顧囉!」
  知道銀裳話語裡暗指什麼,拉米雅只是點點頭。
 
  「啊啊,這種節日真不是我們這種單身漢過的。」
  傑看著他的兩位姐妹一直跟自己的夫婿(?)努力放閃光,無奈地搔搔頭。
  他轉頭看向拉米雅,「喂,我們來寫許願籤吧!」
  許願籤?她只知道今天是情人節,不曉得今天還代表著什麼樣的意涵。
  傑看著拉米雅困惑的神情,感到有些詫異:
  「咦?妳沒有寫過嗎?七夕最重要的就是許願籤喔!」
  「那是你吧!」銀裳笑著吐槽。
 
  「有什麼關係?」傑嘟起嘴巴。「不要理那個姊姊了,走吧!我們去寫許願籤!」牽起拉米雅的手,傑拉著她跑到了桌子旁邊。零一看見兩人,便馬上抱出一大堆的許願籤。
  「啊,你們要開始寫許願籤了嗎?」艾雷特笑著。
  一聽見許願籤的亞菲馬上回過頭來,指著友人和妹妹大叫:
  「啊啊啊啊!!你們居然偷偷開始寫許願籤了好過份!!!」
  接著便丟下雅妃跑去跟著湊熱鬧。
 
  「喂,你走開啦!快去陪雅妃,去去!」傑像趕小狗一樣地趕著亞菲。
  「吵死了,這些許願籤也是我買的欸!喂~~雅妃快點來啊!再不寫就被傑寫完了!」
  「哼哼我就是要寫完你怎麼樣!……啊,只要把你的願望寫在這張紙上就可以了喔。」
  傑一邊跟亞菲拌嘴一面不忘了指導拉米雅。
  拉米雅雙手拿著長條狀的許願籤,猶豫地看看左邊的傑,又看看右邊的銀裳。
  銀裳笑著,把自己的許願籤拿給拉米雅看。
  「像這樣就可以了喔。」
 
  『希望毓秀跟艾雷特在一起可以很幸福。』
 
  拉米雅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拿著筆順暢地寫起自己的願望。
  「啊啊啊!丫頭妳居然開始寫了!也不等等我!」
  「不只她寫了,我也寫好了!」傑得意地拿起自己的許願籤。
 
  『亞菲最好可以再笨一點。』
 
  「喂你什麼意思啊?可惡!雅妃快點我們也來寫願望!傑你給我記住!」
  應了戀人的聲聲呼喚,雅妃笑著加入他們的戰局。
  「喂亞菲你寫什麼啊?什麼叫做『傑是超級無敵大笨蛋』!」
  「夠了你們兩個!不要再浪費許願籤了!」
  一群人吵吵鬧鬧,艾雷特順利在混戰中拿到兩張許願籤遞給毓秀,兩人間的氛圍溫和得彷彿許願籤大戰跟他們無關。
 
  七夕的晚上,米誽遺跡熱鬧異常。
 
 
 
  今晚的天空特別澄淨,難得沒有下雨,也沒有半朵雲,美麗的銀河如一匹白絹,慵懶地橫臥在黑天鵝絨的夜空。
  喝著西瓜汁,亞菲告訴拉米雅七夕的故事,惹得眾人大笑。傑的沖天炮一個沒對準,射斷了院子裡樹的一截樹枝,被生氣的亞菲追著跑。銀裳帶著毓秀和拉米雅,拿起傑剩下的煙火放來玩。艾雷特跟雅妃愉快地看著一切,觀賞著天空中的星星。

  掛滿許願籤的數枝竹子隨著晚風搖曳,偶爾可以瞥見上頭的願望。
  『希望亞菲不要再把自己弄受傷。』
  『希望哥哥跟拉拉可以一直在我身邊。』
  『希望認識的每個人都快樂平安。』
  『希望別再老是被銀裳追殺。』
  『希望成為像亞蒙大人一樣厲害的軍官!』
  『希望現在這樣吵鬧卻幸福的生活可以繼續下去 p.s母親能常回來』
  ………。
 
  『七夕是一個很棒的節日。』
  已經很深的夜,拉米雅在自己的日記本上這麼寫道。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斐沂 的頭像
斐沂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