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二十歲生日快樂!!!

還有一篇艾雷特x毓秀待產中呦:)


*大學學園設定
*砂糖文,請配茶服用



  青年紅棕色的短髮凌亂地刮在風中,但本人似乎不太在意。不過任誰經過他身邊都可以感覺到一股壓迫的可怕氣場──這傢伙生‧氣‧了──於是路人們愈加行色匆匆。
  青年,亞菲‧黎莫爾納生氣的原因其實非常簡單,因為「他家可愛的女朋友」已經整整半個月拒絕和他一起回家了。

  半個月耶!
  這樣就是整整兩個禮拜十四天三百三十六個小時兩萬零一百六十分鐘一百……管它一百多少萬秒,他只要想到自己居然已經這麼久沒看到對方了,他身邊不知道是怨念還是思念的氣場就更重了一層。
  不管他給女孩打了多少通電話,女孩都只會用一貫的溫暖語氣安撫他,「亞菲,我們田徑隊要集訓,會到很晚,你不用等我。」

  「沒關係啊!我可以等妳!而且雅妃妳一個女孩子晚上自己回家很危險我要保護妳啊!」
  「亞菲……浩晚點會來載我,你不用擔心……」
  「我不管我等一下就要跑到你們學校去一直等到看到妳為止!」
  「……如果我等一下真的看到你的話,我就不會再理你了。我是說真的。」
  「雅、雅妃……」

  對話每次都這麼結束了。
  有的時候女孩會給他一些撫慰他的語句不外乎就是比賽完了我就會一直陪著你之類的,但晤見是女孩的底線,絕對不可逾越。
  當然他也曾經想透過自己身為跆拳社主將的好哥們(也因此自己時不時就會被他拖去救場),同時也是女孩二哥的慕容傑那裡得到一些消息,但是他所謂的好哥們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給了他「如果你有即使一輩子被她討厭也仍然想見到她的覺悟的話,你就過去吧」這種有回答等於沒有回答的答案。
  啊不過還有一句,「噢麻煩你不要跑到我家來,我可還不想被家裡斷糧。」

  這種大難來時各自飛(?)的兄弟還真的是兄弟嘛……
  亞菲一邊快步走著一邊想。



  「銀裳妳還在忙些什麼?」
  跟浩一起走入餐廳的少女看到半開放式的廚房仍有妹妹忙碌的背影,就要湊過去。
  「姐,妳給我坐下來。」
  銀白長髮的少女拿著水果刀轉身的警告倒是挺有震撼力的,雅妃順從地在大哥略帶譴責的眼神下坐了下來。

  「欸我說妳啊,」
  傑拿著條毛巾隨興擦著自己濕漉漉剛洗完的頭髮,雖然覺得很麻煩但免得等下自家小妹又親自拿毛巾幫自己擦拭又惹得自家二妹敵視,他還是決定勉強乖一點。
  「……亞菲他還好吧?」
  聞言,慕容傑立刻翻了個白眼。
  「我才想問妳這個問題呢,我都快被他煩死了,妳再拒絕他我覺得下次他就會直接來社課拿我當出氣筒了。」
  「反正你給我撐到這週末我比賽完就好了。」

  此時見到自家小妹安靜地湊了過來要收拾她剛吃罷的晚餐,雅妃又立馬想要站起身,「毓秀這我來就可以了。」
  「雅妃姐……」
  毓秀玉綠色溫潤的大眼睛睨了她一眼。
  「我沒有那麼嚴重啦!如果真的那麼嚴重的話就根本沒辦法上學了啊……」

  「姐我們說好了我們答應妳,可是妳回家就要休息。」
  將切好的水果端到桌上,一面狠狠地拍上了傑想要直接拿的手,銀裳說話的語氣還是一點都不相讓。
  「要不然我們早和亞菲說了……」

  「銀裳妳明明就知道一跟他講我就沒辦法比賽了。」
  那個笨蛋一旦知道,一定不管她怎樣威脅即使把她綁起來也不准她去比賽的。



  即使是在亮起大燈仍顯得昏昧的操場,亞菲很快就找到了他要找的少女。
  極短的褲子露出了少女一雙纖長結實的腿,而她奔跑在跑道上的腳步輕快迅敏,宛如林中的一匹小鹿。
  他就這樣有些愣愣地看著睽違(?)半個月的少女,也忘了呼喚。

  衝過終點線的雅妃沒聽清老師喊的秒數,只往前踉蹌了幾步後就忽地一跌,同隊的男同學眼明手快地接下了她。
  「雅妃,妳今天練太多了吧。」
  「只不過是剛好而已。」
  雅妃倒是乾脆地把重量整個靠往隊友某的身上,一邊緩慢地行走著。

  雖然覺得有點難以支持,但是身為全國大專聯賽女子800公尺競速的學校代表,以及已屆大三下的自己把它當成畢業作的壓力……雅妃加重了力道在扶著自己的隊友肩上,想讓腳步顯得更加穩健一些。
  每當這個時候她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念起亞菲,
  ──他是除了家人外最能讓自己完全放鬆下來,並且不帶壓力地真正開心起來的人。
  雖然自己已經連續拒絕了他半個月的碰面──雅妃只要聽著亞菲失望但尊重的語氣,想像戀人金色的眼眸露出像被遺棄的寵物一樣的神情,就會心疼地軟下語氣來──但是、現在這樣的自己,是不能也不想被他看到的……

  亞菲對眼前的景象錯愕地眨了眨眼,覺得剛剛因為見到少女而煙消雲散的陰鬱氣場又重新籠罩了回來。
  他大步往少女走去。

  「雅妃!」
  「亞、亞菲?!」
  亞菲上前拽著還汗水淋漓微微喘著氣顯得錯愕驚慌的雅妃調頭就走,留下那個不知道誰在叫誰一頭霧水的隊友某。



  「亞菲、亞菲、你放手啦!」
  雅妃努力想要掰開大步走在前面的戀人抓得自己發疼的手,但其實更大的原因是,以這樣走路的速度……一定會被發現的……

  「哇啊!」
  而當雅妃胡思亂想的時候,果不其然就跌了跤。
  「雅妃!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妳有沒有怎樣?」
  原本是打算將戀人直接拽出校門然後再好好道歉(?)任憑她打罵(?)的,亞菲急急地迴身蹲了下來,想要將雅妃扶起來,不料少女卻只是抱著曲起的膝蓋,露出難受的神情──這時候亞菲才發現雅妃的雙膝都綁上了護膝。
  「雅、雅妃……?」

  「雅妃妳的外套跟包包忘了……」
  追著過來的隊友某見到眼前的情況,用責怪的眼神瞪了亞菲一眼,把東西放在少女身旁後就離開了。

  「雅妃,到底怎麼……了?」
  雖然因為接收到「一個外人」譴責自己對待戀人行為的眼神而感到不悅,但亞菲感覺自己似乎觸碰到了這些日子來問題的核心。
  「沒什麼事啦。」
  雅妃擺擺手試圖爽快地對自己笑,想抓著自己站起來,卻又無法使力般地跌坐了回去。
  「……雅妃?」
  亞菲可以察覺到自己用了幾乎不曾對戀人使用的稍重的語氣──雅妃真的會不再理會自己了嗎?不過這問題已經不比戀人的護膝還要重要了。

  「這件事原本不想告訴你的……」
  少女似乎不願意看向他,柔軟的聲音裡夾雜著失落和難過,這讓亞菲慌了起來──發生什麼事了?
  「膝蓋的軟骨、磨壞了……」



  雙方只讓空氣凝結了一會,亞菲側背起雅妃的背包,然後將外套披回仍然全身是汗的少女身上。

  「雅妃,」
  「嗯?」
  「不准去比賽了。」

  面對幫自己披上外套的戀人說得斬釘截鐵,雅妃不禁無奈地微微一笑。
  「我就是知道你會這樣講,才不告訴你的。」
  「怎麼可以因為這樣就不跟我說?!我不管,我之前受傷了小艾跟妳一說我不准去我也不是就不去了嗎?妳這次也不可以去!」
  喂喂、──乍聽亞菲的發言,似乎自己也沒辦法反駁什麼──但是他那次可是摔斷了手,一個手骨折的選手還能去比跆拳道嗎?更何況那時候要是慕容傑還敢抓他上場,不被艾雷特跟自己砍死(?)才奇怪……所以這跟自己的情況不太一樣吧。
  「可是比賽很重要,而且就只剩三天了……」
  「才不會有什麼比妳的腳更重要。」
  青年倒是難得反駁得快速堅定。

  「可是這樣的話,我會不甘心的。」
  淡淡地反駁完,少女也難得地沉默了下來。



  「……雅妃,我一直都很聽妳的話吧。」
  面對戀人突然岔開話題,雅妃困惑,但仍是率直地點了點頭。
  「那雅妃可以聽我一次嗎?一次就好。」
  亞菲將眼神認真地對上了雅妃祖母綠的眸。

  其實並不只是為了怕他會阻止--雅妃知道只要自己很堅持的話亞菲最終還是會對自己妥協的,他就是這樣地愛著自己──還因為自己對他而言是一個不會破碎的完整的存在吧。
  就像是他幾乎絕對聽從自己的話一樣,就算偶爾會有一點沮喪也會很快想通,保持著成熟寬容溫暖柔和,這應該就是戀人眼中的她吧,也是自己想呈現給戀人的自己--所以即使是身體的脆弱而不是心靈的,也不想要讓亞菲知道,因為自己想要給他的是可以他可以依賴著的栗田雅妃。

  「……真的很對不起,」
  而面對戀人的突然道歉,亞菲也愣了。
  「讓你看到這樣子的我。」
  背負著壓力,不願放棄但是脆弱又任性的栗田雅妃。

  「很重要吧?」
  「嗯?」
  「比賽、對雅妃很重要吧。」
  亞菲的語氣有點模糊,雅妃不清楚戀人究竟有沒有聽懂她的意思。

  但是亞菲只是在雅妃的面前蹲了下身。
  「嗯?」
  「妳該不會想要讓我用抱的吧?」
  亞菲吶吶地紅了臉龐,可惜雅妃只看見他因為影子長長地落在後頭,而更顯得高大堅闊的背影。
  「……不要。」

  「既然這樣的話、所以我不會阻止雅妃了,但是可不可以,」
  亞菲的背意外地有種令人放鬆的能力,一種可以倚靠、可以被保護的感覺,讓雅妃很快地就覺得自己有了睏意。



  可不可以多依賴自己一點?

  亞菲‧黎莫爾納不只一次在心底這樣偷偷要求著。
  在沒有愛上她之前,沒有了雅妃的亞菲,還是可以因為自家心愛的弟弟而活得好好的,但是現在的亞菲,已經沒有辦法確定自己在如果失去戀人後,還能夠保持心的完整。
  可是不管雅妃究竟有沒有遇見亞菲,她似乎都可以活得好好的,她有吵吵鬧鬧但溫暖的一家人,而她自身就是個成熟而堅強的女子。
  好像就連雅妃說「你總是這樣讓我擔心呢」的口吻,也都是她關心的付出,而不是她需要一個可以擔心的對象。

  想要讓自己也成熟得可以讓對方倚靠,可是對方卻總是足夠堅強到能自行處理,就算是偶爾的淚痕也會迅速地被擦乾。

  可是現在背上的她讓他感覺到了重量。
  被依賴的重量。
  自己不只是在少女傷心的時候負責把她逗笑的人吧,應該可以擁有更多給予的能力。

  所以可不可以把什麼事都告訴我不必害怕?
  不管怎樣的妳都會是我喜歡的妳。
  儘量把重量放上來吧我一定會接住妳的啊。
  讓我覺得我對於妳也是重要的吧。

  這些讓亞菲臉紅到耳根的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有沒有說出口,他只知道在雅妃家放下她時,她已經安穩地睡熟了。



  為了自家姐妹的重要比賽,慕容家的四名孩子都已經坐到了觀眾席──甚至是從不蹺課的浩跟毓秀──與會的想當然耳還有黎莫爾納家的兩兄弟。

  鳴槍。

  連毓秀都扯著細膩的嗓子幫姐姐加油,身為團體中其二安靜(另一個是艾雷特)的浩只是拿起DV認真地錄影起來,亞菲的加油聲則是已經吵到引人側目了。

  眼見戀人努力追趕著只差半步的為首者再不到五十公尺就要越過終點線,「因為有亞菲在看,所以一定會贏的」雅妃在賽前對闖到暖身區的他笑著這麼說──是因為有自己呢,他可愛的女朋友這樣告訴他。
  亞菲再也忍不住俐索地翻過觀眾席的牆落在終點外五公尺的跑道上,而當觀眾正起嘩然評審也預備走向他驅逐的時候,雅妃率先以不到半步的距離後來居上衝過了終點線,還沒有反應過來的雅妃就這樣撞進了亞菲的胸口然後被高高舉了起來。

  「亞、亞菲,亞菲,亞‧菲?」
  略略緩過氣來的少女拍了拍眼前一邊歡欣鼓舞地舉著她轉圈一邊喊著什麼「雅妃好棒」的青年。
  「啊、對不起,雅妃我不是故意的、」
  現在才發現自己不但違規跑到場中又舉著還喘著氣的女友自得其樂轉圈圈的亞菲立馬就想要把雅妃放下來然後道歉。
  「沒關係,」
  不料雅妃卻輕輕地環上了他的頸項,劇烈的心跳貼在亞菲的胸膛上逼得亞菲也覺得自己的心突突的。

  「就這樣讓亞菲當我的腳感覺也很棒啊。」
  事實上也是如果亞菲現在放下自己,自己肯定站不起來的。

  「嗯、真的很棒……」
  就這樣,被需要著被依靠著的感覺,和照顧小艾時的感覺不一樣,可是是真的、……
  「什麼?」
  「呃、我是說,雅妃妳等一下要這樣上去領獎嗎?」
  假裝平常地扯開了話題。

  「這樣不好嗎?」
  望著亞菲明明沒有運動卻快跟自己一樣紅的臉龐,雅妃只是愈加溫柔地笑了笑。

  吶、你說的,我其實都聽到了噢。



(到後面就完全超展開了而且甜得要命這一點道理都沒有啊!!!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斐沂 的頭像
斐沂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
  • 糟糕我突然好想畫學園的兒子們!(雖然大概會是穿制服模樣)
  • 我要看>/////<
    要不妳乾脆畫劇情圖好了(毆飛)

    言情組等我考完萬惡期末考再打完吧QQ

    斐沂 於 2011/06/13 15: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