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荷蘭x比利時;副CP:典芬、(米英、普匈奧、耀灣))
(APH版「大家的聖誕節」活動參與文)
(時事梗。甜度破錶請配茶服用ˇ)



親愛的提諾先生:
  您好。今年的聖誕節,我想請您偷走荷蘭的煙斗把它扔進大西洋。
  哥哥家的上司已經決定將取消對禁煙組織的補助,哥哥也完全不管每年家裡因吸煙相關死亡的人口已經超過總數的千分之一,哥哥總是我行我素,一點都聽不進別人的話,我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很抱歉對您提出了這麼困難的要求,可是我相信在聖誕節是會發生奇蹟的吧。因為我真的、真的很擔心哥哥。
                           比利時



「呃、嗯……咦?!」
提諾的眼睛瞪著信紙看,壓印著花紋的信紙上寫著優雅美麗一如圖畫的文字──如果真的是圖畫就好了,他突然希望他看不懂上頭的文字──他是聖誕老人,不是聖誕大盜啊!

「冷、冷靜,提諾‧維那莫依寧,冷靜,」
提諾讓自己深呼吸了好幾次,聖誕老人的任務本來就是要完成大家的願望,而且,想要幫荷蘭禁煙也是件好事,雖、雖然比利時的要求有點困難……
「好吧,首先是要,嗯……擬定犯罪,啊不,是作戰計劃,沒錯,作戰計劃。」
從桌旁隨手抓來一張便條紙,提諾對著空白的計劃紙再度嘆了口氣,如果連全歐洲最懂得惡作劇的花蝴蝶比利時都拿荷蘭沒辦法,他還真不知道他能拿這個前(?)惡質商人怎麼辦。

「芬、」
「啊啊還是好煩惱啊!」
「芬?」
「要趁晚上偷偷潛入他家嗎?可是總覺得荷蘭是個很有警覺心的人……還是要趁他上酒吧的時候,把他灌醉然後悄悄拿走?……啊不如假裝成服務生到他常去的Coffee Shop,然後在他抽大麻煙的時候假裝收桌子順手摸走?」
「芬?!」
聽見妻子(?)喃喃唸著的話語內容有愈趨嚴重之勢,貝瓦爾德難得地稍稍大聲喚了他。

「啊!瑞桑!不、不好意思,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提諾連忙就要遮住比利時的信,可是以貝瓦爾德的身高,早在站到提諾身邊時就毫不費力地將信件快速看了一遍。

「……」
貝瓦爾德的臉撂了下來。
他並不在意提諾每年的十二月都忙到幾乎沒閤眼,反正他會幫他;他也不在乎提諾興高采烈抑或傷腦筋地為孩子們解決禮物問題的樣子,因為提諾眼裡的熱忱總讓他的心悸動著,但是──為什麼每年提諾總要為這些老大不小的國家同伴們解決戀愛問題?!
不說隔個大西洋的阿爾弗雷德跟亞瑟每年都會寄來關於對方的詭異要求(比如說把亞瑟打扮成●執事送到華盛頓DC或是讓阿爾弗雷德在聖誕夜能夠任自己擺布),中歐的基爾伯特每年都寄信來要求絕對不要送平底鍋給伊麗莎白當禮物,可是伊麗莎白要求的禮物卻是要提諾去送禮時順道在羅德里赫跟基爾伯特的房間裝針孔攝影機,還要每年為托里斯拜訪娜塔莉亞,遞上她從不接受的禮物,啊沒錯,最近甚至連東方的王耀都寄信來希望聖誕禮物是妹妹能夠回家過年──這壓根就和聖誕節沒有關係吧!

「嗚、瑞桑,我沒有要去做壞事,你不要生氣……」
發現自己陰鬱的神色似乎又嚇到了提諾,貝瓦爾德讓自己的表情稍微和緩一點(雖然效果他自己也不知道),開口。
「剛剛有一封從阿姆斯特丹來的信,我想應該會對你有一點幫助。」
「阿姆斯特丹?」
提諾像是突然敏銳地想到了什麼,他並沒有把信拆開,只是讓手指掠過信封封口處荷蘭王室的封蠟,這個人的信每年都一樣──雖然跟這人的性格相差甚遠──他早該想到的。

「……這種事,直來直往就好了吧。」
說起來最方便的方法就是把兩個當事人綁在一起讓他們自行解決就好了。對這種事已經略微感到厭煩的貝瓦爾德困惑地看著提諾摩挲著信件的動作,還是說出了真心話。
「是啊,直來直往就好了。」
提諾小小的臉仰了起來,坦率地對貝瓦爾德報以微笑。



「提諾?貝瓦爾德?」
聽到門鈴聲前來開門的荷蘭對訪客挑了挑眉,嘴角禮貌性地拉開,「提諾,我已經超過讓聖誕老人送禮物的年紀很久了,而且,我也不需要聖誕禮物。」

「我知道你不需要,」
提諾攤開空著的雙手回答,在此同時,貝瓦爾德卻已經迅速出手,將荷蘭指間勾著的煙斗一把搶了過來。

「貝瓦爾德,我跟你的過節沒需要用這種小事來報復吧?」
荷蘭瞇起眼睛,把手向前伸出。雖然是個商人,但他是個蠻惜舊的人,並不會是那種保險箱打開裡面滿是各式煙斗的傢伙,而且自從他搶了兩人在北美的別墅後,與北歐眾就只有國際上的一般接觸,他實在不是很了解眼下的情況。

但提諾只是笑著微微對他傾了個身。
「不過這是一個乖小孩想要的禮物,還請荷蘭不吝割愛了。」

荷蘭看著在他還反應不過來時就迅速道別離開的兩人的背影,如果禮物可以有這種要法的話那他還真想要讓芬蘭明年去燒了安東尼奧那傢伙的蕃茄園,這樣他就不會老拿什麼新開發的蕃茄想請比利時嘗嘗,裝得一副天然的樣子動不動就心懷不軌地把妹妹拉到南歐去。

想到比利時,荷蘭不坦率地皺起了眉。
妹妹在跟他吵架,不,甚至說不上吵架,就只是妹妹不理睬他而他又拉不下臉向她開口。
但他並不知道原因。想當然爾羅維諾跟安東尼奧那兩個死小子只會樂見其成地看好戲,但就連盧森堡都站到了比利時的陣線……
找不到人詢問的荷蘭開始默默地反省(雖然本人不承認)好歹也曾是海上霸主的他人緣就真的那麼差嗎?

嘛算了,反正比利時跟他吵架也不是個罕見的事了。
雖然想要以這個理由說服自己卻依然感到心煩意亂的荷蘭這時才注意到門前有一封信靜靜地躺在台階上。
剛剛有這封信嗎?還是自己早上收信時掉了?



「叮咚!」
聽到門鈴聲,比利時打開了門,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地上只有一封緘了口的信和一個小包裹靜靜地與她對望,她拾了起來,在看到郵戳的瞬間她有股衝動想直接把信撕掉,但上頭的收件人又讓她停下了手──因為收信人並不是她。

她略略踮起腳向四周看了看,這個動作使得躲在一旁的聖誕老人緊張地把伴侶(?)過高的身影往下拽。
「……瑞桑,他們、應該會有個美好的聖誕節吧?」
「嗯。」
貝瓦爾德頭也不回直直盯著比利時的動作,心裡思考的卻是另一件事。出發前一向謹慎的性格還是讓他難得地開口詢問了,他指著提諾連開都沒開的信,「……內容?」
而嬌小的聖誕老人只是為難卻幸福地笑了開,「我已經知道是什麼了,荷蘭他啊,真的是很不坦率的人呢。心意什麼的、不說出口是不會被知道的。」



聖誕節的晚上,荷蘭的餐桌上沒有盛大的餐點。
原本聖誕節總會一起慶祝,宛如和家人團聚的聖誕習俗的低地國三人今年因為自己沒來得及在節日到來之前跟妹妹和好,聚餐也就這樣不了了之。所以今天桌上除了簡單的晚餐,就只有上司贈送的,對現在的他而言甜得讓人嫉妒的杜松子酒。

他想要抽口煙,但立即意識到煙斗已經不在手邊。
……真希望提諾不會真的照做啊。
荷蘭嘆了口氣,泛開無奈的苦笑。

他從來都不是會主動拉下臉的那個人,就算是現在……
彷彿為了解決煩躁感,荷蘭起身點燃了大麻煙,在欲放入口中時卻又停手,只是放任它在煙灰缸上燃燒著。
而此刻正安歇在左胸口袋的美麗筆跡,最後一句話像是此刻裝飾在皇帝運河上的絢爛華彩,灼得在其下黑暗的萊茵河只能在倒影裡,粼粼不斷地翻湧激動到碎裂的光點。

──因為我真的、真的很擔心哥哥。

「叮咚!」
荷蘭困惑地聽著門鈴響起,該不會是盧森堡想起他一個人孤伶伶還是出於善意跑了過來吧?

然而站在門外的卻是提著紙袋的比利時。
她不待他開口就逕自進了門,口中還一邊叨唸著。

「真是的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一個人待在家裡,你的人緣就真的那麼差勁嗎?」
她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走到餐桌開始一項一項地從飽滿的紙袋中拿出各色菜餚,以及荷式鬆餅、巧克力聖誕圈、布丁等應景的點心。
「安東尼奧那邊的聚會我推掉了,還有我來之前連絡過盧森堡,可是他說他手邊還有預定好的事要處理沒辦法過來了,就算是工作忙也沒必要連聖誕節都這樣吧,」
她順手捻熄了煙灰缸上的大麻煙,動作一氣呵成彷彿極其自然。停頓了一下,像是終於無話可說的她終於轉過身,用不曉得是外頭過於冰冷還是其他原因而泛著紅的臉頰對著他。

「你、還沒有吃晚餐吧?」

荷蘭略為遲疑地點了點頭,他很確定剛剛的大麻煙他一口都沒有吸,所以,聖誕節真的是會發生奇蹟的吧。
察覺到自己腦海裡居然會出現這樣幼稚的想法,荷蘭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算了,聖誕節的奇蹟什麼的,就相信一次吧。



甜蜜的杜松子酒進入喉中就成為溫暖。
比利時看著餐桌對面的荷蘭,卻又在他對來視線時撇開了頭。當然她是絕對不會承認對方的煙斗正躺在她的家中,但是寫這種信真是太犯規了。她不禁輕輕嘟起了嘴。

那封收件者是提諾‧維那莫依寧的信上只有一句話。



如果比利時有任何心願的話,請務必幫忙完成它。
                  荷蘭




附錄典芬小劇場:

好不容易完成所有任務的提諾在與貝瓦爾德一起回到家後,卻發現桌上還有一封沒有郵戳的信,他打開了信件,再熟悉不過的字體端正地書寫著。

芬:
  聖誕禮物,希望你能跟我說聲「Jag alskar dig」

「咦、咦咦?!」
提諾幾乎馬上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正欲轉身,卻撞到了高大的身型。
「Mina rakastan sinua」
低沉的聲線選擇先開了口。

『心意什麼的、不說出口是不會被知道的』

而提諾‧維那莫依寧最艱難的聖誕任務,才正要開始。



【時事梗來源及文化解釋】

「(荷蘭)新的煙草法規包括削弱了酒吧吸煙禁令的力度,並結束了给予戒煙援助
的補償。位於布魯塞爾的無煙伙伴組織的理事Florence Berteletti Kemp在這封信
被發表出来時在聲明中说:“如果這個戰略被採用,將會有更多的疾病與死亡出現。”」
→http://www.helanbbs.com/thread-573858-1-1.html

*Coffee Shop
└荷蘭的咖啡廳分為兩種,CaféShop是一般的咖啡廳,
 Coffee Shop則是有販賣大麻製品的店

*荷蘭的聖誕節
└在荷蘭12月25和26日放假兩天,這兩天是人們與自己的家人團聚的日子。
└節日餐桌上有荷蘭特有的荷式華夫餅、杏仁餡餅圈、果仁糖漿和巧克力「聖誕圈」。
 還有鹿肉、鵝、野兔、火雞等各種肉食和各式蔬菜,還有布丁和奶油巧克力等甜點。

*杜松子酒(即琴酒)
└荷蘭琴酒(Dutch Gin)迄今為止一直維持著四百多年前初上市時的風味特性,一樣
 是以麥芽釀製、蒸餾出來的白色基酒為基礎添加多種植物性香料後再製而成,但荷蘭
 琴酒的口味非常甜,香料的氣味也非常重,通常只直接拿來加冰飲用,卻不大容易作
 為調酒的素材。

*Jag alskar dig(瑞典語的我愛你)
 Mina rakastan sinua(芬蘭語的我愛你)


【後記】

我真的很擔心荷蘭的身體XDrz

做為聖誕賀文已經晚了,那麼就說聲新年快樂吧
希望每個閱讀到這裡的人都能因為這篇甜文而感到溫暖:)


創作者介紹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深夏
  • 很溫暖!
    為對方著想的心意真的...後勁十足啊>///<
    這篇我可以轉到我噗浪上嗎w
  • 噢可以啊
    只是有點害羞>///<

    十分開心深夏君能感到溫暖噢:D

    斐沂 於 2012/01/01 22:30 回覆

  • 深夏
  • 不用害羞啦~
    我真的覺得很棒噢^^
    謝謝你寫出這樣的作品:D
  • Toku
  • 噢好甜~♥
    不管是荷比還是典芬都好甜阿~~~(轉圈開小花
  • 我也覺得很甜(作者自己被閃到的意味)
    謝謝在新年第一天能讓Toku君感到甜蜜噢:D

    斐沂 於 2012/01/02 00: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