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歌詞分析文,獻給最喜歡的√5
*Love Doctor-nico:http://tw.nicovideo.jp/watch/sm18337588
 Love Doctor-tube:http://youtu.be/_U6aANdo7VM
*以下純文字心得,自我意見有,歌詞拆解零亂有,翻譯參自小貝(http://mrbagel.blog.fc2.com/blog-entry-22.html)



〈前言〉
在聽三日月姬的時候就覺得五人的形象很明顯地有所分別,也有被刻意塑造出來
(之所以是三日月姬,是因為我是在這張單曲的時候迷上√5的)
但是因為三日月姬的歌詞比較齊整,重複的也比較多,所以只能從主歌看出一點端倪

不過Love Doctor就能看出每個人的差別──不一定跟本人有關,而是指在歌詞裡扮演的角色具有很高的判別性
因是我想要針對歌詞分析五個病人的症狀,這樣才能對症下藥嘛>/////<
雖然有人說是五人內部分別成醫生及病人,但我覺得不是
就整體歌詞來說,所要唱予的對象即是Love Doctor,能治癒愛情症狀的人,實際上來說就是心上人
以下心得開展的角度大致由此: )



〈蛇足〉

依照病名出現的順序寫所以第一個是殿下XD

僕なら君を絶対に寝かさない
如果是我 絕對讓妳無法入睡
乱れ慰め合うインソムニア
混亂地互相安慰的 Insomnia(失眠症)

失眠是一種很輕淺但惱人的病狀,說是輕淺是因為它沒有那麼顯而易見,而且僅只於夜晚發生
WIKI對於失眠的解釋是「無法入睡或無法保持睡眠狀態,導致睡眠不足。通常指患者對睡眠時間和或質量不滿足並影響白天社會功能的一種主觀體驗……它的最大影響是精神方面的,嚴重一點會導致精神分裂」
失眠是一種主觀的、精神上的,因是也可以說失眠其實是一種極度內斂的病症,這也嵌合了蛇足其他的獨唱詞
五人接唱中有他跟みーちゃん的同句分割

君の事… 思う度…
每當想起妳的事情

心臓が 跳ねるたび
每當心臟跳動的時候

在這兩句中,蛇足所唱的都是前半的名詞,亦及「君の事」和「心臓が」
明明後面的話才是重點,卻只起了頭而後面沒有接續,就像是期期艾艾的隱忍,話到唇邊又無法坦率
副歌中他的部分是這樣唱的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独りじゃ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一個人的話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怖くて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便會害怕
夜明けまで傍に居て
在身旁陪伴直至黎明
お伽話を聞かせてよ
讓我聽聽虛幻的故事吧

在五人中可觀察到的是,蛇足跟ぽこた大概是對醫生最沒做上什麼事的人了(爆)
けったろ跟みーちゃん都有疑似親吻的詞句,koma'n的親密動作有點疑義等到他的部分再說
而相比於ぽこた想盡辦法想要逗醫生笑的症狀,蛇足的「要求」應該是五人中對醫生要求最少的了吧
他所想要的,只是在那樣無眠的夜晚,有一個同樣無眠的人陪伴於身側(這裡的陪伴不包括任何的肢體接觸,甚至與戀愛全然無關),說著一些虛妄的故事

因為是在夜晚說至黎明的故事,就有了些一千零一夜的意蘊
在天明之後,虛妄的故事也將煙消雲散,如沙漠遠方的海市蜃樓
但在這樣的夜晚,為了延續生命,為了停息恐懼,為了在這個空寂的夜晚確認自己並非孤獨一人
就說話吧,用虛妄的,就算是謊言也好的故事,編織成整夜的燦爛星空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另一次的五人接唱裡,蛇足是接著みーちゃん的
だめ…だめ…近づかないで
不行…不行…請別接近

而唱出
病が…感染する
病會……感染妳的

就如同他在最後的獨唱是
寝かさない…
不讓妳入睡

「病會……感染妳的」確實是擔心,但跟みーちゃん的詞比起來並不算是強硬的拒絕
他憂心著醫生也會被自己傳染上疾病(失眠可以傳染嗎(爆)
但又有點舉棋不定,畢竟他是希望有人可以陪伴著自己的

因此,在這個令人害怕的,空蕪的夜晚
請妳陪伴著這個把恐懼斂於心中,在暗夜獨自輾轉反側的病人,說著永不結局的一千零一夜吧: )



〈koma'n〉

我覺得koma'n的動畫造型和這次的歌詞呈現很高的同步
他的動畫獨繪是宛如天使般的他,有些膽怯地伸出手觸碰前方的模樣

僕なら君を絶対に見つめない
如果是我的話 絕對不看著妳
言葉が途切れ散るパラノイア
言語斷續散落的 Paranoia(偏執狂)

WIKI對偏執狂的解釋是「一種具有極度焦慮及恐懼特性的思考方式,且經常非理性與妄想。『Paranoia』一詞源自希臘語的『παράνοια』,大致上的意思是指「瘋狂」。過去這個字也用來表示各種妄想狀態。偏執狂與恐懼症的差別在於……偏執狂通常是害怕他人有目的的行為」
由此,大概可以解釋出,koma'n的症狀其實是一種害怕,害怕醫生的「可能行為」,因是而感到焦慮,所以才會逃避地說「不看著妳」
言語上的斷續則表現出了偏執狂的恐懼與非理性,不過從副歌歌詞可以看出這其實就是在面對喜歡的人的時候結結巴巴什麼都說不好的症狀XD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瞳を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遮住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隠して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雙眸
夢の中逢えたなら
在夢的途中遇見的話
照れずお喋りするのにね
就能夠不羞澀地談話了吧

在此可以觀察出koma'n的偏執症一個很可愛的特質
遮住的雙眸意味著他並不想要直接面對眼前這個醫生
而是祈禱著在夢中,能毫不羞澀地談話
(然這裡只是談話,依然不到傳遞能心意的程度)

在五人接唱中,他通常是擔綱最後一句

切なくて声が震えるよ
聲音便會痛苦地顫抖著

同じ痛みが伝わるよ
便傳達著相同的痛楚吶

最後一句同時做為五人情緒的統合及koma'n自己情緒的表示
其中都提到了因愛(五人的症狀其實都是源於愛)而帶來的痛楚
是只要想起妳(上段接唱內容),只要還活著(下段內容),就會擁抱著的
曾經在友人的狀態上看過這樣一句話,準確的字句已經忘了,大意約略如下
──(愛會造成痛苦。)因為我愛你,所以我知道我的痛苦將無限延長。

這是只要存在著愛,就會存在著焦慮與恐懼的痛苦
然而偏執症是「害怕他人有目的的行為」,所以,他害怕的到底是什麼呢?

イヤリングの揺れる聽診器で
用晃動的耳環作為的聽診器
高鳴る鼓動を確かめて
確認出急促的鼓動

這段歌詞,我看過一種解釋是把耳朵貼在胸膛上,傾聽心跳
(這就是親密動作的疑義)
因為是耳環,如果按此說應該是醫生把耳朵貼在koma'n的胸膛上
雖然這跟koma'n「絕對不看著妳」並沒有直接的違背,但依照歌詞語境我覺得應該不是

這段說的應該是koma'n因為看著醫生的耳環,從急促起來的心搏確認了自己的心意
意即耳環具有如同聽診器的功能

五人接唱中接在蛇足的

病が…感染する
病會……感染妳的

之後,他唱出了

「もう…手遅れだよ」と
「已經…為時已晚了哦」

在此用了對話框,在病人而言可能指的是說出口的話(如果把歌詞僅僅當成心語),又或者可能指醫生的話(而自己複述)
然而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醫生自己說著這樣的話,是指妳也已經被感染了嗎?
因是,他才會對接下來的「可能行為」感到害怕而想要躲避

koma'n在最後的獨唱是
見つめない…
不看著妳

做為這首歌的最後一句,他卻背過了身
但至此就可以明白,他的不看,其實是對未來的一種恐懼
感到焦灼不安,因為無法確認醫生的心意,對戀情之後的未來感到害怕而逃開

那麼、請妳務必要小心翼翼,極其溫柔地,拉住那隻膽怯而猶豫,卻還是試圖伸出的手,不要放開
不僅在夢境,也在現實,耐心地等待他能毫不羞澀地看著妳,跟妳說話的那一天



〈ぽこた〉

先預告一下這篇會寫很多因為我很愛他>/////<

僕なら君を絶対に泣かさない
如果是我 絕對不會讓妳哭泣
笑顔求め充たすデフィシエンシー
追求笑容來滿足內心的 Deficiency(缺乏症)

WIKI上對於缺乏症的病理解釋是「In medicine, a deficiency is a lack or shortage of a functional entity, by less than normal or necessary supply or function.」,意即因為基本值的供給不足而造成一個生理上必要的功能性實體缺乏
對ぽこた來說,他追求的是醫生的笑容
但從缺乏症的定義上來說,他是因為「笑容」的供給不足,而引起病症和痛苦
但是為什麼要「醫生的笑容」呢?他自己不能給予自己笑容嗎?

整首歌的起首是由他擔綱的

助けて胸が苦しくて…
請救救我 胸口感到痛苦萬分……

明明就是自己感到痛苦萬分的人,為什麼是向外追求著笑顏呢?
那是因為,他想要的,自己並沒有辦法給予吧
對我的理解來說,這其實是一種很執著的付出行為
在犀利人妻的電影版花絮中看到這樣一段話,我覺得很適合ぽこた
它說,「讓妳流淚的男人是妳最愛的男人,但是讓妳笑到肚子痛的男人,是最愛妳的男人」

在副歌段ぽこた的歌詞是這樣的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心が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心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零れる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潑灑著
くだらない冗談で
即使是用愚蠢的玩笑
毎日でも笑わせるよ
但我每天都這樣逗妳開心哦

潑灑是一種向外的動作,而基本上被潑灑的物體不是液體就是零碎的固體
也就是說,他的心在給出去的時候就已經不可能完整

──就像是把整個心都掏空了那樣的付出,但不是捧出一顆沉甸甸的心,而是把它潑成彩虹,絢麗而讓人喜悅

這樣的行為本身就是愚蠢的,烽火一笑,燒掉的是民對王的信賴
然而ぽこた的給予,是把自己的心揉碎了的那種給法
是更深一層的體貼,是就算掏空了自己也盡可能不讓人感到被付出的壓力的給法

而他希望得到的,就僅僅是笑容這樣的回報
心的能量是不可能永無止盡的,終究是會感到空蕩、感到疲憊、感到已經無法再給予了,所以才會感到缺乏,感到痛苦

因此,笑容就像是回報
(但就戀愛關係來說其實是很微薄的回報)
他願意為妳做任何事,說著愚蠢的話也好,只是希望妳能對他露出笑容
因為妳的笑容就是他最大的瑰寶,是他得以繼續付出的能源

ぽこ在歌曲過門中的歌詞是

もしこの痛みに 病名を付けるならば
若要將這痛苦附上一個病名的話
君の名前を…
就以妳的名字

若依照因給予的缺乏而感到痛苦,進而追求笑顏的理路,會發現這是一個循環
病名即是醫生的原因是,缺乏的源頭就是醫生的笑容
因為想要,所以付出了所有去追求,但是因為掏空了自己而感到痛苦,所以希望能得到笑容
但是得到笑容後,因為是「追求笑容來滿足內心」,所以又會更努力地付出
希望能得到更多的笑容
這其實是一種重覆的乾渴的,因永不滿足的追求,而永遠痛苦的循環

另一段的接唱,接在koma'n的

「もう…手遅れだよ」と
「已經…為時已晚了哦」

之後,ぽこた的詞是

僕の耳を胸に沈めた
從我的耳內往心口淹沒

因為koma'n的詞是對話框,由上面的假設及ぽこた的詞大概可以判斷是醫生說的話
然這樣的話對ぽこた來說卻是「從我的耳內往心口淹沒」
由是可以看出醫生的一言一語(即使不是笑聲),都能從聽覺裡化為淹沒他心口的洪水
這是對缺乏症乾渴的救贖,但從另一方面看,卻又像是一種淹沒

而在五人接唱中還有一句我覺得很耐人尋味,做為起首,ぽこた唱出了

「助けられなくてごめんね…」
「幫助不了真的對不起……」

因為後面是けったろ的

「まさか…ドクターも病気なの?」
「難道…醫生妳也生病了嗎?」

所以可以簡單假設ぽこた的話其實是在複述醫生表達無能為力的話
但是從缺乏症反向思考,也可同時視之為ぽこた對醫生說的話
在醫生說出抱歉之後,也歪著頭,輕輕地、真心真意地說出抱歉
ぽこた的抱歉是對說出此話的醫生說回去的

即使醫生無法治癒自己的痛苦(因為是無限循環)
也希望醫生能夠給予笑容,因為那是自己渴求的
因是ぽこた的道歉是其實更讓人心疼的話語
對著自己說出抱歉的醫生說出了抱歉
「請不要跟我說抱歉啊要說抱歉的是我」、「不能讓妳笑真是對不起吶」之類的
是全然不關切自己,只是單純想要看到對方快樂的情緒

(原PO打到這裡都快要淚目了QAQ)

ぽこた最後的接唱一樣是第一句的起首

泣かさない…
不讓妳哭……

葉慈的一首詩〈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極其有名的結尾,

But I, being poor, have only my dreams;
但是我很貧窮,只擁有我的夢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我將我的夢鋪在你的腳下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輕輕地踩啊,因為你踩的,是我的夢

即便ぽこた自己的「胸口感到痛苦萬分」
但他最終的希望仍是醫生不要哭泣(甚至不要因為無法治癒他而道歉哭泣)
他把自己唯一擁有的心鋪在妳的腳下,他甚至不要妳將他的心當作珍貴沉重的獻禮
也許還會為此隱藏起自己的痛苦吧,使用著千方百計,做出愚蠢的樣子也沒有關係,用了愚笨的方法也沒有關係,對他來說,只要妳能夠開懷地笑出來那就足夠了

所以、就請坦率地明亮地對他笑吧
用陽光般燦爛鈴鐺般清脆的聲音,灌注他因付出而乾涸的心靈
然後,請務必不僅僅是回覆他的努力而已,也努力地用妳全部的溫柔讓他坦然地笑出來吧
當他因妳的努力而真正因為自己而笑出來的瞬間,妳會覺得就像是一條重新奔湧起來、歡快地歌唱著的溪流,在妳面前閃閃發光



〈みーちゃん〉

如果說koma'n是逃避的話,みーちゃん其實也是另一種逃避,但那是狂戀盡頭的近乎毀滅

僕なら君を絶対に愛さない
如果是我的話 絕對不會愛妳
狂い壊してしまうデストルドー
瘋狂毀壞的 Death drive(死亡衝動)

デストルドー我看過兩種譯法,一個是小貝的Death drive,另一個是燁的Destrudo(參見:http://alicedai.pixnet.net/blog/post/91292036)
在日文維基的介面把兩個名稱都附了上去(デストルドー(英語: Destrudoまたは英語: Death drive、ドイツ語: Todestrieb)),但該介面的英文版是導向Death drive,因此以下的解釋也是以死亡衝動為主

WIKI對Death drive的解釋是「the drive towards death, self-destruction and the return to the inorganic: 'the hypothesis of a death instinct, the task of which is to lead organic life back into the inanimate state'.」,在佛洛依德理論中,死亡衝動是一種走向死亡的驅動,自我毀滅及對無機質的回歸,所謂的死亡本能,就是企圖使生命回到無生命
(Destrudo基本解釋也關於死亡本能,但比較侷限於在性慾的反面,在佛洛依德的說法是「一種侵略性的本能,其目的是破壞」)

みーちゃん以Death drive為病症的微妙之處在於,死亡衝動其實是對性愛的反動(此處的性愛是指傾向生存、繁殖、性及其他具創造性、製造生命的驅動力),意即從某方面說來,死亡衝動是一種激進的,對愛的反動

和蛇足同句分割的唱詞中,他擔綱的都是後半句,也就是動作的部分

君の事… 思う度…
每當想起妳的事情

心臓が 跳ねるたび
每當心臟跳動的時候

和死亡衝動回歸無機的企圖對照,這其實是「動」,是愛的行進,具有生命力的
在佛洛依德的理論中,死亡衝動其實是和本我站在對立面的,那並不是指受規範的超我,而是指在生的欲望產生時,會有另一個將其毀滅的念頭,希望讓它回到平靜,甚至不再存在

對我的理解來說,みーちゃん的病症其實更像是跟自己的掙扎,他接近,但在試圖毀滅前就逃開
在接唱中他做為第一句,做出了警告

だめ…だめ…近づかないで
不行…不行…請別接近

而他的副歌歌詞是這樣的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どうせなら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還倒不如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殺して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殺了我吧
その優しい指先に
在這溫柔的指尖
噛み付いてしまう前にさ
被咬向之前

從前面的警告話語推論,溫柔的指尖應該是指醫生的觸碰與接近
為了避免醫生被傷害,所以希望醫生先傷害自己
然而兩方的傷害(咬向與殺害)差距其實是非常大的
這或可以說是みーちゃん捨不得讓醫生受到一點傷害,又或是他竭力要扼殺自己毀滅的衝動

其實みーちゃん的詞讓我想了很久,佛洛依德式的Death drive就像是一個橫亙的盲點,最後我在一個很喜歡的作家,笛安,的小說〈告別天堂〉中了解了
〈告別天堂〉中的宋天揚喜歡咬男友江東,是把他的手咬到留下牙印的那種下狠命的咬,宋天揚說,她覺得自己體內有隻小狼,時不時就跑出來推她一下
書裡是這樣寫的

「我對著鏡頭,努力不去想我只要輕輕朝後面一仰就可以粉身碎骨。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那隻“小狼”。其實我那時怕的並不全是會掉下去,我怕的是自己一個一瞬間的念頭:我想掉下去。我一點也不想死,但我想掉下去。這念頭閃得太快,我都來不及把它翻譯成語言。你總是會害怕沒法變成語言的東西,因為它們比你強大,比你有生命力。」

「就在那一秒鐘之內,我明白了一件事。一件非常簡單的事。那隻小狼。我曾費盡心思也沒想出它到底是什麼小狼。那隻常常莫名其妙地騷動的小狼,那種常常毫無原因透析我的深重的疼痛,那種常常於猝不及防中把我推到懸崖邊的孤獨,那種一閃即逝的粉身碎骨的邪念。原來只不過,只不過是無數情歌裡出現頻率最高的一句歌詞,只不過是一句我因見得太多所以已經對它麻木不仁的話。三個音節,每個都是元音結尾,還算抑揚頓挫,怕是中文裡最短的一句主謂賓俱全的句子:我愛你。」

至少我自己從這裡回來看みーちゃん的詞,突然覺得領悟了很多

因為愛,所以有粉身碎骨的衝動
這並不是比如說要把愛人殺死永久留存的絕對獨占欲心態
而是一種過於強烈的愛,強烈到妳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因它而死
甚至,妳「想要」因它而死

「還倒不如 殺了我吧」
這是從太過強烈的愛意中驅動的死亡衝動
其實我覺得如果硬要把「囓咬醫生的手指」與「醫生殺了自己」做為願望的選項
說不定みーちゃん會更希望後者,因為那是真正的在這段愛裡的毀滅

紅く甘い ルージュの注射器で
將鮮紅而甘美的口紅作為的注射器
毒ごと孤独を吸いだして
連同毒液一起吸出孤獨

回頭看在歌曲前半的這段唱詞,就會理解這樣的親吻其實是共同的毀滅
醫生的吻能吸吮出みーちゃん的孤獨,但治癒孤獨的同時吸吮出的,卻還有因強烈的愛產生的毒液(或許是死亡衝動的具象化)
所以他才會在後面頻頻說出警告的話,連收束的唱詞也是

愛さない…
無法愛妳…

然而這裡的不愛,並不是真正的不愛。是因為他逃避著那幾乎使他害怕的,粉身碎骨的衝動,害怕會因此想要抱著妳墜入深淵,是根源於想要保護妳的害怕,才說出不愛的
那麼、請妳務必要緊緊緊緊地抱住他,用足夠堅強的心接受他劇烈但脆弱的愛,讓他了解並不需要以死亡衝動企圖回歸空寂,對愛反動,因為愛的盡頭並不是墜落,而是執手: )



〈けったろ〉

酷く孤独
令人畏懼的孤獨
脈絡なく毒吐く愛
沒有脈絡地吐出染毒的愛
脆く尊く
脆弱而珍貴的
幾億の苦を解く愛
消除幾億痛苦的愛
現代の医学じゃ
單以現代的醫術
どんなレメディでも
不論以怎樣的補救方式
治せない
也無法治療
君も匙を投げる位ラブホリック
而妳也束手無策的LoveHolic

I don't know why

做為最後一個病症,けったろ直接唱出了這樣的痛苦其實就是LoveHolic
Holic在英文作為字根,是指對事物的中毒、沉迷、無法自拔
對五人來說,其實他們的病都是對愛情的無法自拔
而在這裡,可以跳出來思考一個比較邏輯性的問題──「愛」在這首歌中究竟是什麼?

歌名是LoveDoctor,而五人的病症也都是因愛而起
所以,愛是一種病嗎?
但如果愛是疾病的話,那應該是要被剜除的吧
可是不論要求陪伴、希望談話、渴求笑容,甚至自我毀滅,也都是因為追求著愛而產生的

因孤獨而染毒的愛,並不是說因為孤獨而去追求的愛就會是痛苦的
應該是指孤獨是愛裡面一個不安定的因素
但在五人因愛而感到痛苦之時,這樣的愛,卻又能「消除幾億痛苦」

明明是病症卻無法補救、束手無策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愛本身就可以解決因愛帶來的痛苦
愛究竟是病毒還是處方?

也許愛兩個都是。

けったろ的副歌歌詞比起四人也都更加直接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呼吸が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無法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出来ない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呼吸

柔らかな口付けで
用那柔軟的親吻
熱く息を吹き込んでよ
灌入炙熱的氣息吧

人的呼吸由自律神經系統控制,可以說是性命攸關的一個動作
因愛情中毒而感到近乎窒息的痛苦,因而盼望醫生的親吻,其實就是很直接的,對戀愛關係的渴求
如同他在接唱中的歌詞

ワクチンも処方箋も效かず毎晩叫ぶ
疫苗和藥方都無法阻止每晚呼喚
君の名前を…
妳的名字…

如果說「呼喚」這件事是需要被阻止而無法阻止的
加上ぽこた前段要以醫生為疾病命名的歌詞
就表示了其實醫生本身就是疾病

在けったろ最前與倒數第二段接唱中,可以看到有趣的對應

助けて胸が苦しくて…
請救救我 胸口感到痛苦萬分……
ねぇドクター僕は病気なの?
吶、醫生,我是生病了嗎?

「助けられなくてごめんね…」
「幫助不了真的對不起……」
「まさか…ドクターも病気なの?」
「難道…醫生妳也生病了嗎?」

第二個對話框因為有涉及對象,所以可以認定是病人的話語
一開始,在ぽこた的唱詞後,唱出了自己是否生病的疑惑
而在醫生的道歉後,反問了醫生是否也生了病

這樣的連結將整個意象有點難以釐清地滾成一團
愛是疾病,愛也是治癒
醫生是病因,醫生的親吻卻也是治療

而在經過中間的接唱

病が…感染する
病會……感染妳的

「もう…手遅れだよ」と
「已經…為時已晚了哦」

至此的詢問,幾乎可以肯定醫生也染上了LoveHolic
帶來疾病、成為疾病、治療疾病的人,最後卻也成為了病患
那麼LoveHolic的來源究竟是什麼呢?
在重複與重複的交叉感染(?)後,恐怕也已經沒有答案

けったろ最後的唱詞是

治せない…
無法治癒…

雖然很想打下「因為他說無法治癒所以是沒有治療方法的」XD
但是其實答案也都很明白了吧
LoveHolic沒有治療的方法,因為妳需要一起感染上這樣的病,陷溺於戀愛之中
這樣脆弱而珍貴的愛,使你們彼此痛楚,卻又彼此治癒



〈結〉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僕らは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我們啊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命がある限り
Love Doctor Love Doctor 只要還存活著

この痛みを抱いて生き続ける
便會擁抱這痛苦活下去


因為愛而感到疼痛,也因為愛而感到幸福
如果是一種疾病的話,那究竟要不要治癒呢?
有時候會因為幸福而遺忘苦痛,有時候也會因為苦痛而遺忘幸福
究竟愛的底蘊是什麼呢?
如果是一種疾病的話,那一定是深沉的苦痛不是嗎?
是種種幸福轉眼成空而回憶蒼白的那種苦痛不是嗎?

在此感到溫柔又痛楚的一切究竟是什麼?
本能地想要逃離,卻又本能地想要沉溺
被這樣的歌聲所攫取,感到一種憂傷的病態的,微笑的墜落

Love Doctor
也許能治癒愛的,也只有愛吧



──獻給√5,你們用歌聲擁抱著我的耳朵,唱著並不專屬於我一個人的情歌。















【附記】

這個歌詞心得的word檔是在7/22開的,原本是想當成8/15日版發行的賀文(?)
但是一拖就拖了快一個月,沒關係,今天是台版的發行日ˊˇˋ(喂)

五個人裡面,ぽこた的是我想最久的
想想想就讓人心疼ˊˋ
不過下筆延遲最久的是みーちゃん,因為我花了些時間先去翻譯、消化英文維基的death drive

字數方面的話,ぽこた是兩千(比蛇足多了一倍啊XD)
みーちゃん因為有引小說也爆到一千九,koma'n跟けったろ大概都一千二收
蛇足可能是因為最先打的所以只有一千字,不過我覺得文字是五個裡面寫得最漂亮的,所以殿下就不要計較了(誰會跟妳計較啊!)

前兩天看著他們發行宣傳的生放送,現場演唱Love Doctor
該怎麼說呢?
嗯、ぽこた徹底打到我了
(妳根本只有看他吧!)(要這樣說也沒錯啦XD)

在唱Merry go round跟千本櫻的時候嗨到跟蛇足和みーちゃん形成搶眼對比(無誤)的他
一整個不亂動身體就不舒服的他
就算是前兩個星期介紹他跟花たん的CD還趁間奏的時候在客廳大跳特跳讓花たん在彈幕上說出「ぽこたさん平常就是這樣嗎」、「誰快去打他」的言論的他

在唱Love Doctor時,整個深情嚴肅到我覺得用「憂傷」形容也不為過

在唱「助けて胸が苦しくて…」時,雙手握著麥克風低下了頭的樣子
還有把單拳收到心口的樣子
唱完「助けられなくてごめんね…」後,撇下頭微微嘆了口氣的樣子
在走到舞台中間前方,唱著「心が 零れる」時腳步略略踉蹌的樣子

光看個LIVE原PO就看到快淚目了是怎麼回事啊基可修Q口Q

好吧,雖然我寫得又冗長又囉嗦還很沒重點
但希望大家能夠喜歡√5,喜歡這張單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斐沂 的頭像
斐沂

汲影井深

斐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